為了一篇爆款,人可以不要臉到什麼程度?

從前天到昨天,一篇名為《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成為了2019年1月第一爆款文。

文章精確如手術刀般踩中了社會痛點,講述了一個劇情完美的故事:一位堅持理想和正義的寒門子弟,努力學習,成為高考狀元,考上北大,最後卻因為自己的原則和命運作弄悽慘死去。

而同期畢業的同學們卻都放棄理想,靠著“乳溝”和投資人談笑風生,畢業兩年成為阿里p7,賺得盆滿缽滿,成為社會精英。

很多讀者不由得感慨世事無常,就算考上清北也輸給了現實…

但是文章發出來後,眼尖的網友卻發現,這篇文章裡有許多與事實矛盾的地方:公開檔案中找不到任何符合文章男主角設定的考生;男主角是全省前三高中的市狀元,高考卻只有全省前500名;

而作者同學據說入職阿里兩年升到P7(專家級別),被網友質疑:這種事件發生的概率也太小了,得是什麼神仙員工啊!

這篇文章,很可能從頭到尾都是假的。

這是一個炮製出來的精心設計好的故事:名校、猝死、貧窮,各種關鍵點,目的就是煽動讀者的情緒。

有知乎網友評價:這是典型的清北爽文,通過描寫名牌學校學生過得有多差,刺激讀者的焦慮和恐慌。非常套路,也非常有效。至於事實、社會現狀到底是怎樣的,這是作者最不在意的東西了。

咪蒙在朋友圈迴應:表示文章一切內容屬實。

這是第一篇,刷爆我們朋友圈的爆款假文嗎?

這些年,這樣充滿著煽動、焦慮、但實際上只是空穴來風的文章,一次又一次地挑動著人們的情緒,挑起社會對立和負面情緒。

而正兒八經的新聞,關注的人越來越少了。

這些瘋狂滋長的假新聞,一次又一次地愚弄著大眾,突破著身為媒體人和內容製造者的底線。可能有些人會說:“大家就看個熱鬧,不用這麼認真啦。”

但不是這樣的,為了流量,為了利益,為了點擊量,編造故事,煽動情緒,給社會和大眾造成的惡劣影響遠比“看個熱鬧”要大。

在曾經的美國,那個大名鼎鼎的“Yellow News,黃色新聞”的時代,就是一個實證。

在1880年代,那個沒有手機互聯網的時代,報紙是美國人一切實時內容的來源。地位和今天的公眾號差不多。

而當時兩大紙媒巨頭普利策和赫斯特為了爭奪銷量(閱讀量),寫的新聞故事就開始強調戲劇性、標題黨…

比如當時普利策的世界報有一條頭版就是這樣的:“女子從布魯克林大橋上跳下卻生還了!”半張報紙都是大大的標題。小標題寫道:“窮困有孤獨,她只好決定去死…”。不得不說,看到這樣的標題加配圖,現在的我都想買一份看看…

(圖源:sutori)

而赫斯特的《紐約新聞報》則比普利策更沒下限。他們用實打實的小料、醜聞、犯罪新聞和瞎編新聞徹底代替一個報紙應該報道的內容。總之,一切為了銷量。

威廉·赫斯特(圖源:real stoned times

除了編造內容,赫斯特還會繼續進行煽動宣傳。看著大大的標題:“西班牙的船已經開到我們岸上了!”“死於昔日榮耀!”,熱血愛國的美國人民當然是見到新聞報就買買買了。

新聞報 (圖源:interestingshit)

當時世界報的一個漫畫系列《黃孩子》,經常發表一些誇張的社會評論,甚是受到廣大群眾歡迎。

從此以後,凡是隻為銷量,不痛不癢卻被震驚煽情報道的文章就有了黃色新聞這個名字(Yellow Journalism)。

諷刺赫斯特虛構新聞,只為銷量的漫畫

《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就是典型的黃色新聞。

更嚴重的是,赫斯特和普利策還會標榜同情“受壓迫者”,煽動社會運動,或妖魔化某特定族群、團體及次文化,指責他們為某些事件或社會問題的根源,掀起道德恐慌。(是不是很熟悉?)

這股風氣發展到巔峰的時候,全國主要報紙裡有1/3是純粹的黃色文章報,美國新聞業水準達到歷史新低。

煽動美國民眾參戰的新聞報

如果僅僅是愚民也就算了,各個報紙如此認真的煽動民眾,以至於他們成為了發動戰爭的導火索之一。

1895年,西班牙殖民地古巴爆發武裝起義,西班牙對起義進行了鎮壓。當時老美的報紙把這個料當成寶,打仗了啊!那可不得天天報道。

但是哪有那麼多真事兒可寫,赫斯特的新聞報就開始瞎編亂造,不擇手段地渲染西班牙殖民統治的殘暴。

圖:赫斯特傾盡全力報道一位古巴起義領袖的外甥女,把她塑造成古巴的聖女貞德,然後再花錢買通各個關口,把這位外甥女從古巴接到了美國,接受美國總統接見。新聞報和赫斯特名聲大噪。

隨著更多煽動性的文章上報,美國民眾決心和西班牙打一仗的態度也越來越堅定。

雖然有各種政治和利益因素促成了戰爭的發動,但是這兩家報紙為煽動民心還是做了不少“貢獻”。伴隨著戰爭,這兩份大報的銷量也一路走高,走黃色新聞路線的報紙也紛紛受益。

戰爭帶來的必然是痛苦與傷亡。普利策後來對自己的報紙在戰爭中煽動群眾的做法深表後悔,遂退出了黃色新聞大戰。他死後,後人遵循他的遺囑,設立了普利策獎,每年頒發給美國新聞界和文學界有卓越貢獻的人。

(圖源:istinom protiv lazi)

而另一位巨頭赫斯特,絲毫沒覺得戰爭有錯,反而變本加厲的推行黃色新聞,將臭不要臉的作風進行到底。

1901年,他為了支持當時總統落選的共和黨領袖布萊恩,在自家的新聞報上煽動刺殺總統!

麥金利總統成功連任兩個月後,有一次到博覽會上發表演說,一名刺客向他連開兩槍,總統雖然沒有被子彈打死,但還是在一週後因感染去世了。

(圖源:wikipedia)

制服刺客後,警方從凶手身上搜出了一份報紙,這份報紙正是赫斯特發表煽動刺殺總統文章的那期…

得知這一消息的民眾十分憤怒,美國其他大小報刊也開始對他和黃色新聞進行譴責,新聞報銷量大跌。1906年,赫斯特不得不解散了這家報社。

隨著最不要臉的新聞報垮臺,黃色新聞也逐漸開始衰落。漸漸的,認真報道的報刊慢慢崛起,各家報社也逐漸形成獨立流派,美帝的新聞專業化開始專業分工。

(圖源:stockfresh)

今天我國的新聞社交媒體,其實就能看到當年黃色新聞的影子:不管事實真相,只要有煽動性、有閱讀量就好。

甚至到了《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這種,沒有故事創造故事也要上的地步。

在這個有流量就是王道的時代,黃色新聞仍舊能產生巨大的利潤,畢竟再鄙視標題黨的我們,也都或多或少點進去看過…若這個風氣不加控制,意義的新聞報道就會越來越少。

對於內容產出者來說,應該保持職業的良知和底線,而不是去刻意吸引眼球、挑撥矛盾。

而對於讀者來說,對每一篇文章都應該保有謹慎、懷疑的態度。並且有意識地去辨別什麼是事實、什麼是煽動。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