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辦“史上最騷音樂節”,26歲老闆讓六旬員工去賣身…

在外網上,一位紐約的活動策劃人火了…

老哥名叫Andy King,他在網飛紀錄片《Fyre Festival》中向記者表示:為了辦成音樂會,他當時做好了給海關工作人員口的覺悟。

全網網友都看呆了:老哥也太TM敬業了…

Fyre Festival很多小夥伴可能沒有聽說。它是去年原本要在巴哈馬群島舉辦的一次“史上最強”音樂會。不過最後因為主辦方糟糕的執行能力,整個活動成為了一場駭人聽聞的shit show。

這部新的紀錄片《Fyre Festival:The Greatest Party That Never Happened》就講述了這次音樂節從狂熱到泯滅的全過程。

而這次“口*門”事件,可以說是整個活動的一個縮影了:

當時情況是這樣的:巴哈馬海關截獲了音樂會要用到的好幾噸依雲水,要求主辦方支付17.5萬美元的稅費。

但這筆錢,主辦方是怎麼樣也拿不出來了。

於是活動老闆Billy McFarland想出了一個法子。他打電話給開頭那位老哥說:

“Andy,我需要你為我們團隊做一個犧牲。”

“你是我們團隊裡非常出色的同性戀。”

“所以我需要你去那裡,給海關偷偷口,這樣他才會把水換給我們。”

“而你就拯救了這個音樂節。”

這還不是最勁爆的。

這老哥聽完老闆的要求後,竟然就同意了…

同意了…

他開車回家洗了個澡,用漱口水漱了口,

不過最後,海關老哥人很nice,同意讓主辦方先賒賬,並且把水還給了他們。

Andy老哥也長舒了一口氣…

紀錄片播出以後,這位願意為事業獻身的老哥在推特上徹底火了…

這就是“我願意做任何事情”的表情

用屁股支付:

教授:別在學期快結束的時候來求我

我:

現在只有一個人可以解決美國政府關門的危機:

“需要你為團隊做出犧牲”

我:

Andy在推特網友眼裡,已經成為了“口*之王”

Andy:“我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名詞,一個動詞…”

不過,雖然Andy如此努力地想要拯救Fyre Festival,這次音樂節仍然沒有躲過災難般的命運…

一切要從兩年前開始說起。

2016年,年輕的90後企業家Billy Mcfarland找到了美國知名說唱歌手Ja Rule,想要一起開一場史上最強的音樂節,也就是Fyre Festival。

圖:Ja Rule和McFarland

辦音樂節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傳。

McFarland被證明是一位互聯網營銷的天才。他對於如何製造營銷事件、如何炒火一個概念,可以說是爐火純青。

McFarland沒有像別的音樂會一樣,在場地、食物、周邊上大做文章,而是注重營造一種感覺、一種生活方式。

宣傳片裡,主辦方宣稱,他們會用私人飛機把所有觀眾拉到巴哈馬的一座熱帶島嶼上,每個人都可以住大別墅,穿著泳衣在沙灘上開party。

在三到四天裡,你可以逃離現實,在熱帶小島上享受生活。

他們還找來了無數網紅明星,包括Bella Hadid、肯豆為自己打廣告…

這一波宣傳極其成功,所有人都覺得:不去,彷彿就錯過了這輩子最重要的一次體驗。

甚至有人砸鍋賣鐵,變賣家產,也要體驗這四天三夜的海天盛筵。

最後,音樂會5000多張1000美元左右的門票開售兩天就銷售一空。

還有無數人花巨資購買了各種各樣名不副實的服務:

25萬美元可以租自己的遊艇

10萬美元租一次摩托艇

給活動充值至少3000美元,用於買酒、買吃的

但是McFarland雖然是一個偉大的營銷者,他對怎麼辦一個音樂會卻真的一竅不通。

要知道,就算是紐約這樣的大城市,要支持幾萬人的音樂會都非常吃力。一座巴哈馬小島怎麼可能支持這麼多人吃喝拉撒。

馬桶都不夠!

主辦方還因為和當地人的矛盾,臨時更換了場地。最後時間只有一個月。要知道,音樂會業內一般都會提前一年就開始準備。

所有的一切都預示著災難性的後果。

這不只是搞砸一次音樂會那麼簡單,而是幾千人沒有水喝、沒有東西吃、沒有地方睡,面臨生命危險的情況。

不出所料,活動當天所有到達現場的人全部都傻眼了。

大家都以為自己會在遊艇上開派對,但實際上是住進了難民營。

說好的法國大餐,現場卻是這樣的豬食,還因為觀眾太多而供不應求

現場所有人都發現:現場沒有水、沒有食物、沒有住所。

整一個,魯濱遜漂流記…

來不及罵主辦方了,資源就這麼一點,誰能搶到水和食物,誰才能生存下去。

整個會場變成了赤裸裸的叢林法則。

大家為了那麼一點水和被子大打出手。甚至有人為了搶帳篷過夜,直接尿在了帳篷裡面..

第二天才有離開的班機。無法想象,觀眾們是怎麼度過那一晚上的。

而比這些花費巨資的觀眾還要倒黴的,是與活動相關的一連串供應商和工人。

他們有人花了好幾個月製作演出道具,

有人連日連夜給主辦方搬磚搭建場地,

還有人負責工作人員伙食,起早貪黑燒大鍋飯。

他們每一個人的工資,McFarland都付不出來。所有人的汗水都付之東流…

事情發生以後,活動主辦人McFarland因為詐騙罪被起訴,最終判刑6年監禁。並沒收了他名下2600萬美元的資產。

所有參與營銷的網紅歌手裡面,只有Bella Hadid發表了道歉。

但讓人欣慰的是,一部分剩下的主辦方工作人員,都在積極想辦法籌錢償還這次活動欠下的債務。

就比如說文章開頭提到的“口*哥”。

在自己出名以後,他利用這次機會號召大家捐款,幫助那些因為Fyre Festival還沒收到報酬的人。

希望所有人都能儘快走出Fyre Festival的陰影吧…

Add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