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痛經頭痛牙痛,都是他救的!

即使你沒有用過布洛芬,你也一定非常熟悉它的名字。

它被列於世界衛生組織基本藥物標準清單,是世界上最暢銷的藥物之一。它的陣痛、抗炎作用,拯救無數飽受痛經、關節炎等困擾的人們於水火。

而與它的知名度相對,很少有人知道布洛芬的研發者,Stewart Adams的名字,這位在布洛芬研發過程中發揮了舉足輕重作用的化學家,已於1月30日離世。

他所做出的貢獻,值得被更多人銘記。

時間向後回溯95年,1923年,Stewart在北安普敦郡出生,並在農田種植區長大,他的父親是一名很普通的鐵路工人。

示意圖

這樣的家庭條件並沒有為他帶來良好的教育,16歲的時候Stewart就選擇了輟學。離開學校的Stewart並沒有什麼詳細的未來計劃,他選擇了在當地的一家Boots藥店做學徒,以此謀生。

示意圖

而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的是,藥店學徒的這份工作,卻奇異地成為了他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學徒期間的Stewart漸漸發現,銷售藥品並不是自己的興趣和長項所在,這個過程中,他轉而對化學和藥學產生了興趣,三年後,上升到藥劑師身份的Stewart在公司的資助下,再一次踏上了自己的學習之旅。

有了感興趣的方向與奮鬥目標後,Stewart進步很快,他在諾丁漢大學拿下了自己的藥學學士學位,重新回到Boots公司。

這一次,他不再是門店的學徒,而是成為了公司研究項目的一員。

初入研究的Stewart參與的是青黴素的項目,不久他就被調走,開始研究類風溼性關節炎的有效應對手段。

在50年代,應對類風溼性關節炎所使用的主要是類固醇類藥物,這種療法有很大的副作用,如何研製出能有效抗炎鎮痛並且副作用很小的新藥物的擔子,便落到了Stewart和他所在的團隊身上。

當時另一種有效鎮痛的藥物,是人們所熟知的阿司匹林。雖然阿司匹林常用作止痛藥,但必須以非常高的劑量給藥,因此副作用的風險同樣很高。

Stewart選擇從阿司匹林入手尋找突破口,反覆合成不同的化合物來測試效果,希望能找到有類似作用但是副作用小的藥物。

而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這一試,就是十年。

十年裡,Stewart招募了化學家John Nicholson博士和技術員Colin Burrows,測試了超過600種化合物的具體效用。有時他甚至親自充當小白鼠,服下未確定效力的藥物來測試效果。

十年裡,他們經歷了無數次希望、失望、質疑的循環。先後有四種藥物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但最終無一成功。在幾百種化合物的測試過程中,Stewart和團隊開始意識到,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這麼多年的努力與幾百次的嘗試,選擇放棄未免過於遺憾。經歷過幾百次的失敗,揹負著壓力的Stewart毅然選擇了繼續負重前行。

這一次,他終於看到了希望。

成功的曙光來源於Stewart的一次宿醉。年近40的Stewart和朋友們出門也依然不含糊,但是瘋玩之後身體的恢復卻遠沒有年輕時那麼快。

當時,Stewart和成員們剛剛合成了一種新的化合物,對異丁苯丙酸,宿醉後頭痛難耐的Stewart嘗試服用了600毫克,而這次的效果,遠比之前的嘗試都要好。

興奮的Stewart立即和團隊一起繼續推進工作的進展,對異丁苯丙酸很快通過了臨床試驗,並展示出了很小的副作用。

研究開始的十年後,1962年,在反覆確認藥物特性之後,對異丁苯丙酸被授予專利。1969年,布洛芬在英國獲得處方藥許可。

之後的十幾年,布洛芬之名開始漸漸普及向世界,1983年,布洛芬作為非處方藥在各藥店得到普及。

也是同年,Stewart以Boots的藥理科學主任一職退休。而後,布洛芬的名字以其不高的價格和快速的鎮痛作用,開始漸漸傳遍世界。

如今,每年都有許多不同公司、不同品牌生產出近2萬噸的布洛芬,以各種不同的形式進入市場,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帶去疼痛的緩解。

而與布洛芬之名相比,領導研發了布洛芬的Stewart好像顯得不那麼廣為人知。

他整個職業生涯都致力於藥物的研究,他曾被授予大英帝國OBE勳章,他是成立170年的藥妝公司Boots更加興盛繁榮的“至關重要的英雄”。

他本人是一位“以身試藥”的偉大的研究者,他以自身十年枯燥反覆的付出,為全世界無數人帶來了副作用極小的鎮痛希望。

而即使離開世界,他的研究成果依然會繼續服務於人類,將這份希望,延續至遙遠的未來。

Stewart Adams,願您安眠

(提示:藥物的具體服用方面,詳遵醫囑)

Add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