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揚言強姦女同學被下了十年校園禁令,一年後卻又要入學了?!

如果在高校裡的頂尖精英,每天在群聊裡,都在意淫自己身邊的女同學,揚言要強姦她們,應該得到什麼樣的懲處?

如果在一個開放的校園,卻又公然揚言支持種族主義、崇拜希特勒,又該被怎樣處置?

無論如何,都不該是高高揚起,輕輕放下。

最近,華威大學的一項決策,讓社交網絡上,引起了紛爭……

事情,還要從大半年之前說起。

去年五月,華威大學的一個11人群聊的聊天記錄,突然被爆了出來。而這些被手機拍照下來的聊天記錄,雖然不甚清晰,卻讓所有人……出!離!憤!怒!

“將小組名改為

Fuck women disrespect them all ”

在談論起學校裡的女生時,他們說—

“那就把她的朋友也強姦了,乾脆強姦100個,多有意思啊。”

“不如把整個宿舍一起辦了,教她們一點社會道理。”

“連宿舍裡那個巴基斯坦妞你也要麼??”

在談論起一個遭受性侵犯的女生時,他們說—

“就她那樣,誰會騷擾她?發生在她身上的那些事情……她可沒有那個吸引力。”

談論起新入學的新生時,他們說—

“等不及了,真想和這些新生來場激情Sex。”

“比如那個妞,就很不錯。”

談到不同膚色同學,他們說—

“種族歧視萬歲!”

“討厭死這些黑鬼了”

“崇拜希特勒,討厭黑鬼、猶太人和科爾賓”

談到被性騷擾、來求助的女生,他們說—

“為什麼總是這些喜歡無病呻吟的婊子們出事?”

“我不開玩笑,我打賭她根本什麼都沒遇到,就是想太多了。”

“她自己想太多,才覺得會遇到這些事情。”

“誰碰她一下,她就覺得被性騷擾了。”

“她都是黑木耳了。”

這些群聊,喪心病狂到讓人幾乎要覺得是不是有人特意偽造出來黑他們的。

要不然,怎麼能每一句話、每一件事,都能如此讓人憤怒?

在世界最頂尖的大學裡,為什麼還有人,還有未來的精英學者,擁有這樣連監獄裡的罪犯都不會苟同的觀點?

在整整98張截圖被爆出來後,這些人的身份,立刻被扒了個乾淨。

但,這個結果,更是讓人覺得氣憤!

他們不僅是華威大學的學生,甚至可以說,是華威大學,最頂尖、最精英的那一撥學生!!

他們居然是身居學生會,身居各個協會的高層,英俊瀟灑、風度翩翩,怎麼看,也不像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

Ryan Allison,華威歷史學會的財務主管。

出眾的外貌讓他很受女生歡迎,身邊也經常有女性友人的存在。但他在私下裡,卻說周圍的女性:“應該被她自己的爸爸幹/超級公交車/性騷擾都是因為她想多了。”

Tom Dignum,歷史協會執行委員。

他負責組織了多次社團的大型活動,在眾人眼裡,都是可靠踏實的代表。

但他在私下裡,卻說:“把她們一整個寢室都強姦了,給她們個教訓。”

Ben Clements,學生會成員。

他是學生會的中堅,風趣幽默讓他備受歡迎。

私下裡,他說:“強姦100個/想和新生激情sex”

如果說,這個群聊中的所有人,都是躲躲藏藏不願與人溝通交流,而且充滿偏激,平時也是激進的仇女、種族主義者,也許這件事情不會給人這麼大的衝擊。

但他們每個人,都是陽光積極的正面形象。甚至還有人蔘加了反對性侵犯的慈善活動。

這樣的話,這件事情,就讓人更加心寒。

想象一下,你身邊熱情的學長,與你在學生會搭檔的同學,在性騷擾幫助組織的志願者,在內心想的,和其他人討論的卻是這樣?

這些人的所作所為,讓華威大學的所有女性,甚至所有學生,一時間人人自危。

原來每一天,她們都暴露在一些“想要強姦她”的目光之下。

而她們,曾經那樣信任這些人。

在事情發酵之後,華威大學迅速給出處理,甚至比想象的更加嚴重。

從照片爆出後,11名男生便被立刻停課,調查。而最後,除了三名雖然身在群內,卻從來沒有發表過過激言論的學生之外,剩下的八個學生,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懲處——

三名學生受到了罰款,和其他行政懲處。

兩名學生被要求立刻退學,一年內不得進入華威大學。

兩名學生被勒令十年內不得進入校園。

還有一名學生,被終身禁止進入校園。

華威大學方面,很嚴肅的表示—

“這些指控非常嚴肅,涉及事件嚴重違反了華威大學的政策精神。”

“我們致力於確保所有大學成員,包括員工和學生,在校園內被公平對待,被尊重、有尊嚴,不被欺凌和騷擾。”

好了,那麼現在讓我們來算一下。

8個被懲處的人之中,有3人沒有禁令,有2個人是一年禁令。那麼到今年六月,頂多頂多有5個人能進入校園,而剩下三個人,都應該十年之內不出現在校園內,對不對?

但現在,事情剛剛過去半年多一點,華威大學,竟然修改了這條禁令—

他們說,沒事,十年禁令給你們縮成一年了,今年9月還歡迎你們再次入學喔。

其他人:??????????????

這個突然而至的縮短禁令,讓所有人都懵了。

什麼意思?

所以說,這些想要強姦我們的男生,今年就可以回來,繼續和我們在同一個校園裡上學了?

作為受害者之一的Jennifer,對BBC表達了自己的憤怒。

“他們在聊天裡說要強姦我,要對我的朋友進行性侵害,要輪姦,要在用完我的身體之後再射滿全身。”

“而現在,學校竟然允許這些人回來,允許這種危險分子回到校園,回到我們身邊????”

而且,在Jennifer進行投訴時,學校對她們進行了調查—

“他們居然要我證明自己會因為這件事情感到不安?”

“難道我才是在接受審判的那個?他們給了我名單,問我們有沒有和他們發生過性關係。”

“這本身就是一種創傷了。”

但即使如此,華威大學還是表示。出於隱私考慮,他們無法披露作出決定的具體細節。

也就是說,他們不打算改變主意。

但在社交網絡上,這件事情,已經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ShameOnYouWarwick#

華威,我以你為恥。

當初爆出這項截圖的華威網站The Boar,將這個不可思議的決策,放到了首頁頭條。

華威大學自己的英語學院,用官推發了公開信。

“Shock and Disgust at this decision. ”

“對這個決策感到震驚、噁心。”

“We do ask that the University openly share some of the reasons for the new decison without compromising the appeals process.”

“我們強烈要求大學公開這項完全未經過上訴程序的新決策的決定理由。”

而學生中,更是有無數人,實名錶達自己的抗議!

“華威大學裡的這個群聊,一群男生在討論他們有多項強姦你,多想性侵害你認識的小姑娘。他們甚至大言不慚的說,再有機會他們還會再做。

就這樣,他們還被學校張開手臂歡迎回歸下一學年?我·很·生·氣。”

“我得指出一點:這些華威大學的男生毫!無!悔!意!甚至其中一個人,還想在這件事情被送到學校處理之前,對(作為受害者的)我施加壓力,讓我保持緘默,不許對別人說這件事!!!”

“作為一個母親,看到華威大學對這些卑鄙之人做出的可恥行為,居然進行寬大處理,簡直深惡痛絕。

以及,華威大學,你沒有勇氣站在這些受侵害的女性身邊。我以你為恥。”

有人說,他曾經想留在這裡做研究,但現在不了。這些在聊天中被點名要強姦的女性,在下一年居然要和這些潛在強姦犯讀同一個學院??

有人說,他的女兒收到了華威的offer,但在今天之後,他不希望讓自己的女兒接受,因為他不希望女兒生活在這樣的校園。

有人說,這項裁決對受害者和女性毫無同情心,簡直是在維護、促進強姦文化。

然而,這些一波又一波的聲音,華威大學官方的迴應,卻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他們在隔天迴應道:我們看到了你們的質疑,但我們不能評論,建議被影響到的師生去與我們的健康支持部門聯繫。

看到了,不care,有病快治?

三天後,他們終於站出來,進行了正式回覆。

但,仍然並不讓人滿意。

“雖然他們回來校園,但是我們會嚴格管理的!”

“出於隱私考慮,我們不能告訴你們為什麼我們改變決定了呀。”

“如果你再受到侵害,歡迎你去找我們的健康支持服務團隊投訴聯繫,我們會幫你噠。”

“我們知道他們的行為令人憎惡、不可接受,我們要重申這種行為完全違背了我們的價值觀,也很抱歉讓你覺得不安。”

“但是!我們就決定這麼做了!”

在這樣的時代,在這樣的高等校園裡,出現這種仇女、種族主義、潛在強姦犯,令人震驚氣憤。

那麼華威大學的校方,朝令夕改,明明已經做出了處置,為什麼又在事情平息之後,悄悄地更改處置?

在事情已經暴露之後,讓受害者和這些人,身處同一校園、同一課堂學習生活……

對於這樣的決策,我們真的有些不敢苟同。

作為世界頂尖的高校,我們希望,華威大學可以給出更合理的決策,或是解釋……

Add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