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7天假,治好你的“手機病”了嗎?

「再來一輪。」

陳涵揉了揉眼睛,搓了搓臉頰,站起身直起腰板,打了一個哈欠,來回踱了幾個小碎步,就立刻坐下。接著,雙手規規矩矩地捧著手機,兩隻手的大拇指已經做好彎曲狀,在尋思了幾秒後,立刻按下手機屏幕上的「start」鍵,兩隻手下意識地開始不停擺動起來,像極了在進行工業運作的小馬達,一邊「工作」一邊嘴裡不停地發聲:「一定要乾死他!他XX的。」

這樣的「工作」已經持續好幾輪、好幾天了。從春節假期的第一天到最後一天,每天如例行公事一般,早晨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擺弄手機,從早到晚,到深夜、凌晨一兩點,手機不離手的他,秉持著飯可以不吃,遊戲不能不玩的信條度過了整個春節假期。

「不玩手機我幹嘛?」

有媒體調查顯示,過年時,83%的讀者在手機上花掉的時間最多,遠遠超過第二名(床,41%)。|資料圖

一週的假期中,面對老家的一切他總是提不上勁。每當有親戚上門,說不上兩句就覺得異常尷尬,在不過一兩分鐘的寒暄之後,只能以擺弄手機來假裝自己繁忙而躲避這些無謂的交流。

對陳涵而言,這個假期多少有些難熬,幸好,有手機。

全世界手機成癮

難熬,先要從時間上來看。

一年365天,5年1825天,陳涵算過每年最多隻有10天在老家,每次回來,身邊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有時候,看著家中來串門的鄰居,貌似面熟但已經無法像孩童時期一樣,開開心心地喊上一句:大叔或大嬸。

對陳涵而言,故鄉,這個詞就好比塵封的美酒一般,甘香醇甜,但作為一個滴酒不沾的人,實在無法欣賞她的美好。

「與親戚鄰居打交道是個很麻煩且無聊的事情,相比之下,我更願意刷微信、抖音、微博。」陳涵告訴39深呼吸(ID:shenhuxi39),人雖然待在家中,自己卻沒有慰藉感,生活依舊只留下一絲冷清。

有這樣的場景及感觸的人並不在少數,手機日益成為「家庭毒瘤」已是現實。

事實上,早在2015年,在一部中國大陸動畫短片《低頭人生》裡,就演繹了這樣一個內容:人人都是低頭族,沉浸在手機世界。

《低頭人生》。|資料圖

放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一眼望去,無論是公交還是地鐵,無論在商場還是公園,人手一個手機,看書、打遊戲、看視頻的畫面已是屢見不鮮。手機似乎已經長出了與手臂相連的「毛細血管」,讓人難以割捨。

大年初一,汪峰在《歌手》節目中高歌了一曲《所有人都在玩手機》。|圖:芒果TV

手機已經成為所有人生活中的必需品,數據也印證了這一現實。根據德勤發佈的數據,在中國,截至2019年初,將有6億人使用手機進行移動支付,約有5.5億人定期使用智能手機進行在線購物,約有2億人將使用自行車共享服務。

此外,據德勤預測,到2020年,中國將大規模推出5G,併成為領先的5G市場,到2025年將擁有4.3億用戶。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我國已經建成的4G網絡的數量和密度。我國在2018年初就有近200萬個手機基站,我國每10平方英里就有5.3個基站。我國現有的4G網絡密度應該會降低5G推出的增量成本。

當然,不僅在中國,全世界也都在被網絡以及智能手機籠罩。據德勤2016年發佈的報告顯示,人們從沒像現在這樣如此依賴智能手機。

另外,據相關調查研究顯示,目前,在韓國11至12歲的兒童中,72%都有自己的手機,他們平均每天在手機上耗費約5.4個小時。

2016年,中國移動用戶每日在線時長超過25億小時,折算起來,國人平均每天花費在手機上的時間超過三小時。|圖:高瓴資本

手機在為全世界帶來便利的同時,越來越深入所有人的生活,使其變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兩三歲的嬰幼兒、十一二歲的青少年、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六七十歲的老年人,人手一個手機,手機無所不在。

另有一項對韓國近1000名學生的研究顯示,25%的被調查者有手機成癮的情況。這份於2016年發表的研究發現,壓力是預測一個人手機成癮概率的重要指標。

為此,有人將手機形容為新時代國人的精神「鴉片」。畢竟,手機與鴉片的作用以及影響力實在類似,它們都在無形中摧殘著人的意志力,不斷地消磨人的鬥志,時刻地在分散人的注意力,使得所有人每時每秒都離不開它,而一旦沉溺其中,就再難離開。

被手機荼毒的一代

當手機成為我們的整個世界,在幫助人們拓寬人際交往的同時,也給所有人帶來了諸多的困擾,但可悲的是,人們總是不自知。

近年來,雖然國人的健康素養雖然正在逐年提升,但聚焦的方向依然還是在於疾病發生後的疾病本身上,對於預防疾病和疾病根源的重視和杜絕還不到位。例如,在面對手機的危害上,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其危害的力度微乎其微,直到真正發生了才開始加以重視。

新年剛過,27歲的王曉林就不得不去一趟醫院。由於過年期間,每天除了睡覺,手機幾乎不離手,一個春節結束,她感覺視力已經愈發模糊,總能感覺有一層薄膜以及各種小顆粒在眼前揮之不去。不僅如此,眼睛總是奇癢難忍,總想忍不住地揉一揉。

「過去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王曉林清楚地記得,過去,每週六日手機也是不離手,但是一天結束,睡前只要洗一把臉,滴幾滴眼藥水總能解決所有不適,但這次好像不靈了。此次,眼睛裡總感覺有異物侵襲一般,這感覺就好比有許多的蟲子在裡面爬來爬去,不停地啄眼球,只想把眼球啄瞎、捅破。

針對這一現象,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方健告訴39深呼吸(ID:shenhuxi39),有這一感受的人不在少數,每天,自己的門診室總會有不少因為手機使用過量而前來就診的患者。當下,不少人已經患上了由手機使用過量帶來的眼科疾病。

睡覺前靠刷手機入眠,是大多數人的生活常態。|圖:quanjing.com

「現代生活的發展,人們使用電子產品日益增多,越來越多的人出現眼睛乾澀、疲勞、眼癢、異物感、畏光、對外界刺激敏感、疼痛等症狀,嚴重者甚至影響視力。其實這都是乾眼症的表現。」方健主任說,乾眼症嚴重時會影響人們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經常使用空調以及電子設備或工作中需要用眼的人群,長期乾眼還會導致很多併發症,如角膜損傷、視力下降等,如果幹眼長時間不治療,症狀會逐漸加重,治療起來會越來越困難。

目前,大部分的乾眼症患者都會以人工淚液滴眼治療為主,但是乾眼的病因多種多樣,同時由於滴眼液也有多種多樣的功能,加之滴眼液只能補充水分不能補充脂質,因此,單純地點人工淚液不能緩解或治療乾眼。

「治療乾眼要根據不同的乾眼類型給予對因或者對症治療,」方健主任介紹,針對不同類型的乾眼症,需要用不同的干預方法,特別對於瞼板腺功能障礙引起的乾眼症需要熱敷、瞼板腺按摩等,不但要改善水分的缺乏,同時也要補充脂質的缺乏。

除了眼睛的不適,王曉林稱,在這以後自己還打算去醫院做一箇中醫理療。

長時間看手機不僅眼睛遭殃,王曉林覺得,整個頸椎和腰椎也快痛得散架。一連好幾天在家中,王曉林總喜歡半躺著在床、沙發上玩手機,輕鬆又愜意。但輕鬆背後的代價也是疼痛難忍,長時間的半躺弄傷了腰椎和頸椎,有時候,兩三個小時不活動後,突然起身,她便會覺得頸椎和腰椎像被打了針一般,有著刺骨般的疼痛。

對此,醫生告訴王曉林,這是由於長時間的半躺、久坐使得腰椎間盤膨出壓迫到神經,引起腰臀部及下肢疼痛、麻木,即為腰椎間盤突出症、坐骨神經痛等腰椎關節痛症狀。

手機,讓王曉林的身體飽受摧殘。

身心俱疲的手機奴

在手機的摧殘下,除了身體,不少人的心情也變得愈發古怪。

手機對於許多人似乎意味著一切。有時候,拿著手機,許多人甚至可以一天都不吃飯、不洗澡、不睡覺。誰上去打擾他們,他們還會把所有人都吼回去。如果不讓他們碰手機,或者把手機搶走,他們甚至會忍不住發脾氣,出現暴躁、焦慮等情緒。

手機好像被賦予了強大的魔力,掌控著許多人的生活、情緒、感受、甚至是生命。而在面對手機魔力這一問題上,陳涵和王曉林也都給出了同樣的觀點,他們皆認為:無手機不社交。

「一個人沒有帶手機,跟裸著沒什麼分別。」在陳涵看來,面對故鄉的人和事自己總會面臨尷尬和不安,而這樣的不安在手機世界中完全可以避免。

陳涵的手機通訊錄中有1300多個好友,20多個社交群,在其中,大家說話都可以肆無忌憚,許多語言無法文字描述時一個表情包就能解決問題。在陳涵看來,這樣的生活才是有滋有味,才是真正應該有的狀態。

「不僅是社交,手機還可以玩遊戲、看書,進行一切娛樂活動。」如今的世界已經步入新階段,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完全是現代化的,手機更是現代化最為直接的表現方式。

王曉林很是認同。她告訴39深呼吸(ID:shenhuxi39),離開手機我們很多時候都會無法生存。

2018年7月,她的手機在地鐵上被偷,也正是那一天,她深切的感受到了手機的重要性。在手機被偷後的一個小時內,王曉林彷彿喪失了一切技能,無法乘車、無法吃飯、無法工作,不僅如此,她還感到無助、焦慮、暴躁,整個人像換了一個人。

此後,換了手機,在某個時刻,哪怕手機毫無動靜,王曉林都能感覺聽到手機震動的聲音。有時候,別人的手機鈴聲在響,她也總會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口袋。

手機真有這麼神奇的魔力?

中國心理學會軍事心理學專委會青年委員、央視特邀心理嘉賓圖南告訴39深呼吸(ID:shenhuxi39),目前,全世界許多人都有上述同樣的感受,而這更被稱為無手機焦慮症(Nomophobia,或no mobile phone phobia),指因無法使用手機而引發的嚴重焦慮。

你是一名手機成癮者嗎?|圖:醫學美圖

正如匈牙利科學院和布達佩斯羅蘭大學(Eotvos Lorand University)的一份研究表明,大約四分之三的年輕成年人在短時間離開智能手機時都會出現煩躁或抓耳撓腮等所謂的「換位行為」。

「這一切都是人的心理、精神狀態在作祟。例如,自控能力比較差,社交能力不太好,比較孤僻,在生活、學習或工作中,比較難或比較少獲得鼓勵……這類人很容易在手機中成癮、焦慮,以此補足生活中成就感方面的缺失。」

正如有人所言:人體內有一個「獎勵系統」,這個系統的物質基礎叫腦啡肽,又被稱為「內嗎啡」,是一種神經遞質,在短時間內令人高度興奮。

而手機可以通過消耗腦啡肽,擾亂平衡系統,造成人們不斷尋找提高體內腦啡肽的成分,以至成癮,形成迷戀手機的現象。

「他們在虛擬的網絡世界中,更容易產生成就感。比如,玩手機遊戲達到一個級別,會獲得一些獎賞,包括遊戲幣、道具或身份頭銜,而這樣的感受在生活、工作中一般無法獲取。在精神醫學裡,我們把這些獎勵稱為正性刺激,就是類似於一種鼓勵。」

這也可以解釋為何許多人會沉迷於手機無法自拔,一旦離開手機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圖南強調,當下,在中國這片創造出自拍杆和emoji表情的土地,手機成癮的人數仍在飛速增長,手機沉迷者的年齡層愈加年輕化。

手機焦慮氾濫下的警報

當手機焦慮成災,無數人置身其中,深受其害。

身為銷售員的海利表示,他每年行程超過兩萬英里,一直外出的他雖然在車上有車載充電器,但是如果一整天都在外邊,他的手機電量經常只剩最後的10%。所以,每天,他都會準備移動電源,如果出門匆忙而忘記給移動電源充電,他就會很焦慮甚至心情煩躁,很難談成工作。

海利希望,市面上可以趕緊發明一種可以一週只充一次電的手機。

這樣的焦慮也並非只發生在普通人身上。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馬化騰在某論壇上曾經直言:微信的普及使得人們的聯繫更加方便,很多老師、家長都會通過微信、QQ進行交流,比如學校舉辦大型活動,老師們會將照片分享給家長。但這也造成一個弊端——人們使用手機的時間和頻率大大加強。

「我自己也有憂慮,比如現在我沒有帶手機上來,我是有點焦慮的,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情況,好像世界發生了大事自己沒有參與,會錯失許多良機。」馬化騰稱,因為使用手機時間過長,自己眼睛的近視度加深了50度。

他希望,下一代的通信平臺不要對眼睛有太太多傷害,「如果有腦電波直接傳到我的意識裡面最好。」

沉迷手機甚至還會造成生命危險。|網頁截圖

是否有良方讓人正確脫離手機成癮?

圖南認為,治療手機成癮,當下主要是心理治療、行為糾正,或者輔以藥物治療,比如使用抗焦慮、抗強迫的藥物。

心理治療上:

要了解每位患者心理及生活、學習環境存在的問題,特別是重大生活事件對成癮者的影響,尋找其不良性格和負向情緒的根源。協助手機成癮者恢復自身的生活規律,恢復其生物鐘,轉移其對遊戲的注意力,引導他們尋找有益的興趣生長點,擴大在現實生活中的人際交往面。

藥物治療上:

如患者出現幻覺、妄想、思維紊亂等症狀,或出現社交淡漠、少語、反應遲鈍等症狀時,首選抗焦慮藥物。對於無明顯情緒障礙的手機成癮患者,首選抗強迫藥物。

其實,據39深呼吸(ID:shenhuxi39)瞭解,除上述方法外,心理學上還有一種叫做「系統脫敏」的治療方法:每天給自己規定一定的時間不使用手機,而是用固定電話。在一段時間內少用手機,或一有機會就把手機轉接到固定電話上;儘量保持好的心情,工作不要貪多,要保留一定的熱情,多一些與朋友或家人面對面溝通的機會;接下來,要慢慢延長手機不在身邊的時間,堅持一段時間後,就可以擺脫「手機焦慮症」了。

在國外,目前,針對手機焦慮症的蔓延,不少機構也已經開始尋求解決方案。例如,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紐波特比奇的Morningside康復中心針對手機焦慮症人群建立起了第一個康復小組。這個小組旨在幫助這些人認識到他們手機成癮的症狀和表現。

美國谷歌公司前設計倫理學家特里斯坦·哈里斯在實驗中發現,把手機屏幕調成灰色,就能有效降低人們使用手機的慾望。|圖:廣東新聞

有時候,治療是一方面,預防才是至關重要。有人就曾經直言:在手機成癮之前就該做好一切預防措施,認真總結自己為什麼要產生沉溺的心態,為何養成這樣的生活習慣,而這也是幫助你對抗手機焦慮的有效方式。

除此之外,在平時的生活中,也可以時常提醒自己,在社交媒體上少花些時間,就可以多一些時間跟家人或朋友共處,如此也有助於緩解斷網產生的恐懼和憂慮。

如果不找一個好理由,就沒有足夠的動力戒除手機焦慮。雖然,一時間無法成功。但39深呼吸(ID:shenhuxi39)堅信,這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任務。在不久的將來,手機焦慮的現象一定會有所改善。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除專家姓名外均為化名)

丨本文指導專家:

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 方健

中國心理學會軍事心理學專委會青年委員、央視特邀心理嘉賓 圖南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