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就給老男人敬酒點煙,她自殺嗑藥反被捧成萬人迷?

如果你在某乎上問:“青春期最叛逆的時候做過啥事兒?”肯定會有數千個網友貢獻出各種奇奇怪怪的回答。而對於大洋彼岸好萊塢的一位女演員來說,這個問題貫穿了她童年到青年的全部過程。

11個月拍廣告,2歲成了斯皮爾·伯格的乾女兒,出演打破無數票房紀錄的科幻片《ET外星人》▼

一夜成名後,連續接拍好幾部史蒂芬·金編劇的恐怖驚悚片,又因為在其他電影裡的出色表現,9歲就拿到了金球獎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可五光十色的好萊塢,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單純美好。她小小年紀就被母親帶著出入酒吧夜店,給大佬們點菸,沾上了酒精和藥物,13歲時便住進了戒毒所。

出了戒毒所,她鬧過自殺,和父母斷絕關係,17歲不到就自作主張和男友訂婚同居。菸酒不離手,爭議不間斷,超高的負面輿論和曝光率,讓她成了狗仔和母親的搖錢樹,沒日沒夜地被騷擾控制。

但同時,出道四十載,她也成了美國流行文化裡不可磨滅的印記。穿著打扮,叛逆形象,還有風靡時代的超細眉毛,都成了她的特色標誌。連十幾歲時的金·卡戴珊,都曾跟風模仿過她的style。

這位美國70、80、90後看著長大的女演員,就是上週剛滿44歲的德魯·巴里摩爾Drew Barrymore。

童星出道,是德魯最出名的標誌。但她的出道,也並非偶然。身為好萊塢著名的巴里摩爾家族的一員,她的家族從曾曾祖父輩開始,就開始了演員的工作。

德魯的母親Jaid,是一位德國出生的演員,父親是演員John Barrymore。9歲那年,因為父親的酗酒問題,德魯的父母離婚,她開始跟著母親生活。

性格散漫的母親,並不是一個靠譜的人,她早早地把女兒推向了銀幕前。女兒會說話後,便把她領到了各種酒吧俱樂部的大導演身旁。

一個只有幾歲的孩子能夠明白什麼?她拿著打火機給導演們點菸,坐在成熟男人們的大腿上逗樂對方,還拿著酒瓶不停地舉杯。因為過早地進入聲色場合,德魯的童年成了毒品與酒精交織的修羅場。她說:“我在地獄走過一遭。”

13歲,因為過量服用藥物,她被母親強制送進了戒毒所,待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但這期間,德魯的母親只來看過女兒幾次,彷彿女兒賺不了錢,就只能被拋棄。剛出院,孤立無援的德魯,找不到母親,也尋不到父親,崩潰中,又自殺了。

好在,她撿回一條命,被強制送往了心理診所住了三個月。“我那時想,可能自己真的活不過25歲。”

混亂的童年,不負責任的父母,反覆的藥物和酒精摧殘,出院前,醫生好好和14歲的德魯談了談。

“他們說,如果我想過正常的生活,掌握自己的人生,也許和父母從法律上申請斷絕監護權,提前成為自己的監護人,獨立出來,才能救自己。”

很難想象,14歲就必須獨自面對世界,不能相信自己的父母,是怎樣一種可怕又孤獨的體驗。但也許是從小目睹名利場的虛榮和混亂,德魯的早熟,在這時救了她一命。

籌劃一年後,15歲,德魯正式向青少年法庭提交了分離申請,並最終成功得到了法官的支持。但從老男人堆裡逃離出來後,她又開始了近十年的脫韁生活。

菸酒的問題依然持續,擁有獨立選擇工作和生活方式的權利後,德魯的整個青少年時期,再次成了八卦雜誌們追逐的焦點。

她接拍了數部叛逆少女題材的電影,有的角色甚至入選了銀幕史上最壞女孩的名單。情竇初開後,17歲時,她就早早訂了婚,還全裸上了雜誌封面。

大紅脣、細肩帶,圓潤豐滿的身材,她狂野又性感,帶著一絲稚氣,很快成了年輕男孩們心中的夢中情人,年輕女孩們心中的時尚偶像。但同一時間,德魯的演繹天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釋放。她憑藉電影《賭命狂花》再次拿到了金球獎提名。

可越是成名,德魯越發瘋狂失控。她經常被拍到瘋狂派對的照片,19歲時又主動為《花花公子》雜誌寬衣解帶。乾爹斯皮爾·伯格在她20歲的生日時,甚至送了她一條毯子,讓她“遮一下你自己。”

話還沒說完幾天,德魯便在知名的訪談節目裡失控跳上主持人的桌子,親吻對方的同時,掀起上衣,說自己在慶祝20歲的生日。

這一年,她和未婚夫分手,又閃婚嫁給了洛杉磯的一個酒吧老闆,不到兩個月就申請了離婚,年底又開始和一個吉他手約會。

“我的整個青春期都是這麼過來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想什麼,特別叛逆,鬧過很多drama。”

這樣的瘋狂行為,直到21世紀開始,才漸漸緩和。2000年,德魯出演了讓她大火全球的《霹靂嬌娃》,和卡麥隆·迪亞茨、劉玉玲的合作,成了好萊塢為數不多的成功女打片。

從叛逆的少女轉型為打星,又從打星過渡到各類美式愛情喜劇裡的可人兒,《初戀五十次》、《K歌情人》、《他其實沒有那麼喜歡你》,幾部叫好又叫座的愛情喜劇後,那個畫著超細眉毛的哥特少女大變了模樣,成了迷倒觀眾的美國甜心。

看著德魯長大的美國觀眾,對她的轉變印象深刻。但當人們以為德魯會一直甜美下去的時候,她又開創了自己的商業帝國。

從製作電影拍電影,到創立化妝品公司和紅酒品牌,巴里摩爾家族的名聲,因為她備受爭議,又因為她重拾了往日的光芒。

“人們都覺得我會一直瘋下去,連我的心理醫生都這麼想過。但我一直知道,事情不管有多黑暗,總是會有重見光明的那一面,我就這麼一路走過來了。”

2012年和2014年,德魯生下了大女兒和二女兒。儘管和第三任老公仍然沒能走下去,但成為母親後,她年少時的銳氣幾乎不見,只剩一如既往篤定的眼神。

“我當然會想起自己的母親,但女兒們出生後,我開始理解她,也開始試著和她恢復聯絡。但我知道,自己絕對不會再犯她犯過的錯誤。”

在德魯的ins上,除了經常放工作相關的照片,她也會上傳不施粉黛不ps的照片。每一張下面,都會附上自己的的想法。

她告訴大家,生命總是有起有落,有美麗也有醜陋的時刻,但需要給自己時間去消化這些情緒,去感受這些喜怒哀樂。鳳凰涅槃,她最終救贖了自己。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