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結束了一生,悲傷的大象只是嚮往生命的自由……

最近,一頭“世界上最悲傷的大象”去世的新聞,登上了國外的各大新聞板塊:

(圖源:independent)

(圖源:dailymail)

它的名字叫Flavia,去世的時候才47歲。可是,它已經在西班牙的一家動物園孤獨的生活了43年。

(圖源:The Epoch Times)

Flavia是一頭亞洲母象,在它幼年的時候,就被迫與象群分開了。它不知道的是,從此以後,它的一生都將在圍牆、欄杆聳立的動物園裡度過。

(圖源:Facebook)

Flavia在動物園裡可以享受到美食,可以接受人們的觀賞,甚至還會有人專門照顧它。可是,Flavia卻過的並不開心,因為它見過院牆之外的世界。

(圖源:Diario Córdoba)

人多的時候,它也會極力的表現自己,逗弄著前來看它的人們開心▼

(圖源:abc)

但每當表演結束,它就會陷入更無盡的孤獨,但它的孤獨,從來都沒有人領會。就像沒有人知道,小丑在極盡滑稽的時候,面具之下其實已經淚流滿面。

(圖源:Diario Córdoba)

長期獨居的Flavia引起了一些動物保護團體的注意,他們希望為Flavia找些同伴,甚至把它搬到其他的動物園裡。

大象和人類一樣,是群居動物,在他們的族群裡具有高度的社會化。每個象群都有十幾甚至上百名成員。孤獨的Flavia想要融入象群,談何容易!

示意圖(圖源:iStock)

想要主動融入象群的它,卻一次又一次的吃到了閉門羹。每次它想跟象群成員熱情的打招呼的時候,留給它的,卻是一個個冷冰冰的背影。

示意圖(圖源:YouTube)

就這樣,動物保護組織幾次嘗試都沒有成功。甚至Flavia 都開始主動排斥這件事情。

“是不是生來就沒人喜歡我?”

漸漸的,受到排斥的Flavia患上了抑鬱症。

“也許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個錯誤”,它開始厭倦自己,它甚至學會了“自我傷害”,它開始想盡一切辦法傷害自己。

(圖源:Cordópolis)

隨著年齡的增長,它的健康狀況也在不斷的惡化,包括因為厭食導致的體重的減輕和各種併發症的出現。

通人性的它似乎從來都沒有抱怨過人類,並且和它的飼養員關係都非常的要好。也許,這些飼養員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跟它說說話的人了。

(圖源:Facebook)

據說有一天,Flavia突然發了瘋一樣的猛烈的撞擊鐵欄杆,最後倒地不起,經過人們的搶救依舊無法站立。

沒有人知道它為什麼要瘋狂的撞擊欄杆,也許那一刻它是快樂的,那是一種自由的味道。

(圖源:The Stopru)

它的四肢已經不能再支撐它龐大的身軀了,等待它的也只剩下死亡了。為了緩解Flavia的痛苦,人們決定給它安樂死,讓它平靜的走完被嫌棄的大象的一生。

Flavia走的很安詳,也許這樣對它來說反而是一種解脫。也許當它閉上眼的那一刻,它已經夢迴小的時候,有媽媽在身旁,也有象群的撫慰。

示意圖(圖源:omg543)

Flavia是個例嗎?其實不是。

2016年,一頭名叫花子(Hanako)的母象,在日本動物園去世,終年67歲。和Flavia一樣,花子也是在動物園裡走完了孤獨的一生。

(圖源:Medium)

花子是泰國政府送給日本政府的禮物,從2歲起,它就被帶到了日本。花子立即成為了日本人民的“寵兒”。

(圖源:The Telegraph)

據說花子因為不適應日本的氣候,皮膚時常乾燥脫水。而且,因為經常要站在混凝土的地面上,它的腳上時常會被摩傷。不要以為大象的皮很厚,它們也只是血肉之軀啊。

(圖源:dailymail)

和Flavia不同的是,當有很多人來看它的時候,這頭龐然大物竟然也會害怕的發抖。

(圖源:CBC)

花子幾乎每天都在垂頭喪氣,看不出來一點活力,“像個雕塑一樣。”

(圖源:petaasia)

為了緩解花子的焦慮,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也試過讓花子和它的同類呆在一起。可是從小就沒怎麼見過同類的它,竟然大發雷霆,還差點破壞了動物園的圍欄。

(圖源:fun! japan)

花子去世的時候,日本人很多跑到了動物園給它送花,悼念這個給他們帶來過快樂的龐然大物。可是,它的悲傷與難過,又有誰能懂?

(圖源:Wikimedia Commons)

也許,在它們被獨自關到動物園的那一刻起,它們就再也不知道快樂是什麼了。也許它們認為大象的一生就該如此,孤獨且悲傷的活在高牆裡。

但它們不知道的是,在高牆和柵欄之外,還有許多自由的大象,是快樂的。

(圖源:The Atlantic)

Add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