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親父虐殺,警方挖出她以後,竟然又發現一具屍體…

“是警察嗎?你們能去克羅克家查查嗎?他們家的女兒瑪麗最近也不見了,他們是不是把孩子殺了?”

(圖源:daily mail)

2018年12月,美國佐治亞州的一間警局裡,電話鈴聲急促響起,一旁的警員剛接通電話,就被那一頭的話所震驚。

這通匿名電話,舉報了一個叫做克羅克(Elwyn Crocker Sr)男子以及他一家,認為家中的小孩有生命危險。警方立刻警覺了起來,一面出警前往克羅克家調查,一面調出了這家人的相關資料。

因為,對於當地警方來說,克羅克一家,已經是他們的“老朋友”了。

這是個重組家庭,丈夫克羅克今年50歲,和前妻生有兩個孩子,哥哥埃爾文和妹妹瑪麗。離婚後的克羅克又娶了一個新老婆,叫做坎迪斯,也就成為了倆孩子的繼母。

(圖源:daily mail)

和繼母一起進入克羅克家庭的,還有繼母的弟弟(即孩子們的舅舅)、母親(孩子們的外祖母),以及母親的男友。

(圖源:daily mail)

過了不久,埃爾文和瑪麗還迎來了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不幸的是,弟弟患有腦性麻痺,需要特殊照顧。

而對於埃爾文兄妹倆來說,收穫了更多親人,原本應該是件幸福的事,可情況卻恰恰相反。

(圖源:daily mail)

早在之前,這個家庭就收到過投訴,當地警方和福利機構也曾多次介入,並認為這對父母存在不當管教、虐待兒童的嫌疑。

也正因此,在2012年至2013年間,克羅克和他的妻子還被要求參加該州兒童服務中心的強制性諮詢和育兒課程。

(克羅克和妻子 圖源:daily mail)

當人們認為一切都已經好轉了的時候,埃爾文和瑪麗,卻逐漸從大家的視野裡淡出。2014年1月,埃爾文退學了,而瑪麗最後一次上學則是在2017年至2018年學年。

克羅克一家給出的解釋是,孩子們將在家裡自學。

但是外界不知道的是,陰霾從未從這棟房子裡散去,等到警方接到這通匿名電話,告知這個家庭又一個孩子的消失,才終於將這棟房子裡血淋淋的暴虐與罪惡,拖拽到人們眼前。

(圖片僅示意 圖源:fanpop)

前往調查的警員,敲開了克羅克家的門,正值聖誕時節,一家之主克羅克最近正忙著在當地一家沃爾瑪扮演聖誕老人,負責哄顧客,尤其是小朋友們開心,回到家面對警察的上門調查,這家人顯然有些不耐煩。

(圖片僅示意 圖源:oschti.ch)

警員犀利的眼神掃視著屋內,而後定定看向克羅克:“克羅克先生,據我所知您有三個孩子,除了最小的這位我見到了,其他孩子呢?”

克羅克答道:“在他們親生母親那呢,我前妻住挺遠的,他們又老想媽媽,就讓他們在那多住會了。”

“在哪兒呢?”

克羅克遲疑了片刻:“南卡羅來納州。”

“麻煩給出具體聯繫方式,以便警方核實,或者我們可以直接聯繫那邊警方,登門拜訪。”

說出這句話後,警員明顯感覺這家人已經頗為緊張,在對方支支吾吾之際,他們敏銳地認識到,這家人一定在隱瞞著什麼。

得到許可命令之後,警方開始對克羅克家進行搜查。

而警員們的搜查,逐漸有了發現:庭院裡的一處泥土,有新挖開的痕跡。意識到這一點後,警方立馬開始挖掘,他們發現一具14歲少女的屍體,正是已經慘死兩個月的瑪麗。

並且在克羅克的手機裡,警方還發現了一張瑪麗生前的照片。照片裡的她,早已不復家庭相冊裡的活潑與健康,甚至說,已經不成人樣。

(圖片僅示意 圖源:meh.ro)

她被關在一個狹小的狗籠裡,滿臉痛苦和驚懼,全身赤裸著,關節處早已腫脹,骨瘦如柴的身體呈現怪異的扭曲狀態。

更讓人們顫慄的是,在瑪麗的屍體旁邊,警方還挖出了另一具屍體,正是瑪麗的哥哥,失蹤兩年多的埃爾文。

(圖源:daily mail)

此刻,克羅克已經沒有狡辯的餘地,他一邊交代著這個家庭對瑪麗的所作所為,一邊為自己辯解著:“不是我自己要這麼做,是坎迪斯和她媽要我這麼做的。”

似乎直到現在,這個喊冤的父親,還沒有對自己的孩子有任何愧疚。可瑪麗經歷了什麼呢?

從克羅克的敘述中,人們得知,當同齡人正在上學、玩樂時,瑪麗被強制退學,表面上這家人對外宣稱孩子正在家中自學,可憐的瑪麗卻被鎖在狗籠中,那個狗籠,就放在庭院中的拖車裡。

在這裡,她度過了短短一生裡,最短暫也最漫長的一年。

(圖片僅示意 圖源:istockphoto)

從那以後,瑪麗失去了自由,和外界完全隔離。更多時候,被關在漆黑車子裡的瑪麗,靠在鐵籠上,呆呆聽著不遠處的房間裡,傳來電視的聲音,小孩哭鬧的聲音,以及大人的笑聲。

偶爾有光透過縫隙照進來,可她卻從未能逃出去。

(圖片僅示意 圖源:wisbar.org)

瑪麗唯一能走動的機會,就是被放出來做家務,其他人其樂融融的時刻,她卻要洗著所有人的衣服,鋪著每個人要睡的床單,自己卻沒有一件衣服可穿,也沒有一張床可睡。

一旦瑪麗有任何牴觸,其他人就會對她拳打腳踢,以及按慣例讓她餓肚子。

(圖源:Shutterstock)

但其實,偶爾瑪麗能夠吃到東西,也不過是已經餿了的飯菜,散發著難聞惡臭、吸引著大堆蒼蠅。

飢餓難耐的瑪麗,有時候會趁著幹活能夠在家裡走動的機會,偷偷找點吃的,可一旦被發現,就是新一輪的毒打、折磨和羞辱。

(圖源:sbs)

對於這家人來說,瑪麗甚至不如一個物品,連洗澡,都是連著鐵籠被拖進浴室,而後直接被水潑。

與此同時,因為長期被關在狹小的空間裡,瑪麗的身體開始畸形,這家人發現以後,竟然將她的四肢用膠帶貼到樓梯上,試圖直接掰直。

而哥哥埃爾文又經歷了什麼,仍然處於調查之中,但警方篤定地認為,埃爾文在生前,顯然也飽受虐待,走訪周邊就瞭解到,2012年,埃爾文曾被舅舅打到滿臉傷痕。

(圖源:change.org)

2017年3月,埃爾文的同學兼鄰居曾經在學校裡反映,自己以前看到埃爾文的外祖母用皮帶狠狠抽了他一個多小時。而這個時候,距離埃爾文最後一次出現在大家的視線裡,也已經過去了4個月。

目前,這個案子還在審理,但警方根據克羅克的供認和目前掌握證據得知,兩個孩子的慘死,這一家人,都脫不了關係。

讓人心痛的是,這兩個曾依偎在父親周圍,靦腆笑著的孩子,在還相信童話的年紀,就被他們最親近的父親,將生活所有美好的可能親手毀滅。

他們沒有等來聖誕節。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