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的她演技碾壓一眾流量,這才是真正的童星!

剛剛上映的《驚奇隊長》不知道大家都看過了沒有?

作為一個超級英雄,她的超強戰力令人印象深刻,但更重要的是,她一點點發現自我、覺醒自我的過程。

從小時候跟男孩子們比賽車,摔倒後仍然一次次堅定地站起來,到為成為飛行員而訓練時更狠地摔在地上、所有人都讓她放棄時,依然毫不猶豫地選擇站起來。

她因為一次又一次地摔倒而更加強大。

而她的眼神,無論是從小時候,到長大後,都是一如既往的堅定。

這樣的演技對成年版驚奇隊長的演員Brie Larson來說非常容易,畢竟她是奧斯卡最佳女主,但對於扮演小時候的驚奇隊長的小女孩來說,小小年紀能夠將那種執拗、堅持和熱血一絲不差地表達出來,就非常厲害了。

而這個小演員,有些小夥伴可能會覺得她有點眼熟,因為她雖然年紀小,卻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老戲骨了,她就是Mckenna Grace。

童年專業戶

跟所有的童星一樣,Mckenna也在影視劇裡演過不少演員的“小時候”。

除了這次驚奇隊長的小時候,還有《吸血鬼日記》裡Caroline Forbes的小時候。

回憶裡,小小的她騎車摔倒之後,帶著哭腔問媽媽,“我會死嗎?”

媽媽說,“你百分之百會活下來的。”

她又問,“那你會死嗎?”

媽媽沉默一瞬,說“每個人都會死,但那要很久很久以後了。”

而當她噙著淚、皺著眉、鼻頭紅紅地問媽媽,“如果你死了、我還活著那怎麼辦?”的時候,估計每個觀眾的心都要被這個可憐又可愛的蘿莉揪起來了。

Margot Robbie和塞包Sebastian Stan主演的《我,花樣女王》裡,她也飾演了女主的小時候。

小小年紀就已經展露天賦的天才花滑運動員,但在她取得的榮耀背後,是日復一日在冰場上的訓練,嚴苛的母親毫不留情的呵斥、責罵,讓她絲毫沒有一個正常孩子該有的童年。

邊看場邊母親的眼色邊滑冰的小譚雅,早就習慣了母親的嚴苛,聽到了責罵也只是扁扁嘴,自己接著滑。

被母親制止跟冰場上的其他小夥伴說話之後,那種在朋友面前丟臉的無措也非常明顯。

還有《童話鎮》裡,她飾演小時候的Emma Swan,偷東西被發現之後她第一時間是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

緊接著看完全沒有混過去的可能,她先低下頭嘆了口氣,再抬起來時已經是誠懇的認錯態度。

表情切換毫無違和感。

天才少女

扮演別人的小時候演技非常出色,並不代表她只能侷限於這樣短時間的表演,相反,她在詮釋獨立角色的時候也相當出色。

很多人應該都看過她跟桃總主演的《天才少女》,遺傳了母親超凡數學天賦的女孩Mary在母親自殺、託付給桃總飾演的舅舅之後,舅舅一直竭力想要讓她有個普通的童年。

而不是像她的母親那樣,因為自己的數學天賦,被母親逼著失去了童年,只為解數學難題而生。

Mary最開始就已經展露了自己的天賦,但她不懂得關懷、體恤別人,這個時候的她,從面部表情、小動作就特別容易看出來:

不是個好相處的小姑娘。

翻白眼,不耐煩,生無可戀,讓一個數學天才坐在一年級的教室裡聽1+1等於幾,她的表情真的很到位了。

沒錯,我就是這麼厲害。

面對校長依然底氣不減,敢指著校長說,趕緊讓我舅來接我離開這裡!

而在經過舅舅的親情教育之後,她面對別人的態度明顯和善了很多,願意把自家的貓貓帶到班上展示,炫耀給其他同學看。

敲可愛的獨眼大橘~

甚至主動幫被霸凌的小朋友出頭,把霸凌者打了個滿臉花.

這時候她的笑容、她的正義、她的憤怒都讓她成了一個更加生動的小姑娘,她有了朋友,也為朋友而戰。

當然,她更多的情緒表露還是在跟相依為命的舅舅在一起的時候。

跟舅舅一起玩的時候,是她最放鬆的時候,她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一個七歲的孩子,撒嬌耍賴也被人寵著。

被舅舅送去寄養家庭之後,她崩潰了,明明承諾過不會離開她的人食言了。

從帶著哭腔小聲說,“我不想去好學校,我只想去我那所破學校。”

“我想現在就跟你在一塊兒。”

到崩潰後大聲控訴,“我想要跟你在一塊兒,你承諾過我的。”

苦苦哀求舅舅不要拋下自己,不要離開。

到最後,舅舅狠下心來離去,她徹底崩潰,整個人連踢帶打、哭喊著“不要離開我”。

眼眶裡的淚看得人心都要碎了。

而這種完美的演繹並不只是Mckenna的天賦,她在角色裡也下了很多很多功夫。

她有自己對於角色的理解,“Mary和我確實有一些共同點。她是一個很棒的角色,情感很豐沛,她的人生裡經歷了很多。”

為了這個角色,她做了很多準備。

“我看了很多電影:《紙月亮》、《在美國》、《克萊默夫婦》、《我是山姆》、《心靈捕手》。”

“我也研究了劇本里Mary的角色,研究了將近有一年時間。”

而在Mary這個角色之後,她又出演了一次天才少女,就是在《少年謝爾頓》裡。

很多小夥伴應該看過,她飾演的就是那個比小謝爾頓都要更聰明的佩吉。

佩吉不僅聰明到讓謝爾頓都感覺到了威脅,而且她情商還很高,可以說是雙商都被點亮的天才了。

最開始在講座上跟謝爾頓狹路相逢的時候,兩個人一照面,相比起謝爾頓一如既往的不客氣,佩吉甜甜的微笑和隨和的態度就表明了她是個容易相處的女孩子。

但不代表她會讓謝爾頓質疑她的智商,一連串的專業提問問到謝爾頓都懵逼,最後一個促狹的笑,逗謝爾頓逗到停不下來。

天才少女並非一板一眼的好好學生,她用激將法帶著謝爾頓溜出講座,在博物館穴居人的展位裡聊天。

她的雙商讓她意識到父母之間存在的矛盾,也能夠冷靜地得出“他們可能會離婚”的結論。

跟天才小夥伴謝爾頓在一起時,她是智慧冷靜的天才少女佩吉,而跟好朋友米希在一塊兒的時候,她就成了十歲的小女孩。

跟小姐妹聊聊可愛的小鴨子,一起去逛Hello Kitty店,一起玩遊戲,一起惡作劇。

她飾演的小女孩即使同樣是天才少女,也有不同的生活經歷,不同的性格,不會被演成千人一面的樣子。

而她的演技也絕不僅限於演可愛的小女孩,如果你看過2018年版的《壞種》就會知道。

《壞種》是一部經典的兒童犯罪電影,她在裡面飾演天生反社會人格的小女孩Emma,被單親爸爸撫養長大。

她表面上是完美學生,長相甜美,成績優異,而且行事相比同齡人來說非常冷靜。

讓全班師生都驚慌失措的蜜蜂,被她輕鬆用玻璃杯罩住,臉上冷淡的表情連變都沒變。

但這樣優秀的一個女孩,其實內心毫無感情,她無法對別人的情感產生共情。

她會在鏡子前練習微笑,前一秒還面無表情,下一秒就是甜甜的小天使。

一遍又一遍地揣摩語氣、練習跟爸爸的問候語更是讓人看得發毛。

她更無法允許別人有一點超過自己的地方。

聽到同班女生有一塊很好的表時,她故意撞倒那個女生,又假意扶她起來,順走了她的手錶。

打扮得光鮮亮麗去領一個以為是自己囊中物的獎,卻不料這個獎被頒給了自己的同桌。

這前後,她嘴角彎曲的弧度變化不會超過一釐米,但卻實實在在地表達了兩種心情。

一種得意,一種恨意。

很快,她就把同桌推下了山崖,自己收起了那塊獎牌。

而這不是她殺的唯一一個人,任何她認為阻擋了她的人,都會被她殺掉。

察覺到她不對的老師,知道真相後威脅她的保姆,甚至,是撫養自己長大的父親。

而她的表演絕不會讓你齣戲,甚至會讓你毛骨悚然。

最後一刻,殺掉所有阻礙她的人、將自己偽裝成受害者的她,趴在姑姑肩頭的詭異一笑,能讓人有心理陰影。

當然,飾演這個角色她也下了很大功夫,在接受採訪時,她被問到,

“你有做什麼來了解她(角色)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麼做嗎?你覺得她的行為難以理解嗎?”

她回答,“嗯,我看了很多次原著,我會盡我所能地嘗試去還原她所走的路,或者她走過的捷徑。

我想要把這個角色刻畫得和原著裡的她一模一樣,但我覺得電影裡的角色要比原著裡還要更黑暗一點。”

這部電影上映的時候她才12歲,她對角色的理解、鑽研和演繹,完全不像是個孩子。

有時成熟、有時天真

也許因為演員這個職業比較特殊,Mckenna不僅對待起自己的工作來具備一絲不苟的專業成熟態度,生活裡作為一個13歲的小女孩也有成熟的一面。

在盛大活動現場一點不露怯,冷靜自持的氣場加上甜美的笑容足以吸引全場目光。

作為演員,跟其他同事的合照也少不了,你的男神女神她可能都有過合照。

一起拍過電影的桃總就不必說了,合照一抓一大把。

還有一起拍過《我,花樣女王》的塞包。

活動上遇到的艾瑪沃森。

《我,花樣女王》裡的媽媽Allison Janney。

《壞種》裡的爸爸Rob Lowe。

《少年謝爾頓》裡三個好朋友,和謝爾頓、米希的搞怪合照。

當然也少不了驚奇隊長Brie Larson了。

在演員這個職業之外的生活裡,她熱愛音樂,非常明確自己的音樂偏好,喜歡披頭士樂隊。

不僅喜歡聽,還一直在堅持彈唱,父母管理的社交平臺上經常會po出她自己彈唱的視頻。

對一件事一以貫之的熱愛和練習,也很了不起。

不過在她日常裡的大多數時間,還是一個活潑愛笑的13歲小可愛啦。

可愛真的是從小到大都沒有變過的。

這樣甜美的小蘿莉誰會不愛呢?

小小年紀就被桃總親親抱抱舉高高,長大後還嫁給了塞包(不是),而且顏值、演技都不缺,如今又出演了大熱漫威電影,穩紮穩打地邁向好萊塢的高處,別人的13歲啊……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