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人墜機遇難,他們是妻子、丈夫、父母、孩子…

最近關注新聞的同學,一定都在為埃航空難的遇害者揪心吧。

前天早上8點半,埃塞俄比亞航空ET302號航班在起飛5分鐘後失去聯繫,在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城南墜毀。

這架飛機原本的目的地是肯尼亞內羅畢。

救援人員趕到時,機上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已經悉數罹難。沒有任何搶救的可能性了。

據埃塞俄比亞方面的資料,這些乘客來自33個不同國家。其中目的地肯尼亞的遇難者最多,其次是加拿大。

而且,飛機上還有8位中國人。

飛機出事的第二天,是聯合國環境大會在內羅畢召開的日子。超過50位乘客就是懷揣著保護地球的使命登上這架飛機的。

當然,飛機上也有普通的商人、遊客。也有回家的肯尼亞當地人。

他們是妻子、父親、孩子、丈夫…

在2019年3月10日早上的那幾分鐘裡,這場猝不及防的意外讓所有人的生活、煩惱、和理想戛然而止…

在遇難的聯合國工作人員中,有一位來自中國香港。

他叫曾成毅,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其後在聯合國糧農組織以及環境署工作。

來到非洲工作後,他把自己的家人也接到了肯尼亞。他在自己Facebook的簡介上說“Home in Nairobi”,經常分享自己在非洲的見聞。

朋友說他是“一個想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的人” 他的人生篇章結束在了非洲,這片他奉獻了一生的土地上…

和曾成毅一樣是聯合國僱員的,還有英國人Joanna Toole。

她來自英國德文郡,是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工作人員。據家人和同事表示,她是一位充滿充滿熱情的環保主義者。她是那種真正把環保當成自己生命來工作的人。

在3月10日,她獨自一人乘坐飛機前往內羅畢,參加聯合國環境大會。她想要在會上提出自己關於可持續發展的捕魚項目。

但這個她為之傾盡心血的計劃,因為空難已經暫時擱淺。

世界少了一個對環保真正擁有熾熱決心的人,這對世界是一個損失。

除此以外,還有聯合國世界食物項工作人員Michael Ryan,愛爾蘭人,紅十字會工作人員Karoline Aadland挪威人…

他們都是80後、90後,為了幫助非洲,把自己的青春獻給了公益事業。讓人不禁感慨英年早逝…

圖:Michael Ryan,愛爾蘭人

圖:Karoline Aadland挪威人

除了聯合國工作人員外,遇難者中還有很多在公益領域為非洲貢獻力量的人。

肯尼亞人Cedric Asiavugwa。他是一名大三學生,在美國著名的喬治城大學攻讀法律。從簡歷來看,只能用“優秀”兩字評價。

在美國學習的他也積極從事人道主義活動。他曾經成立了一個旨在幫助索馬里內戰難民的公益組織。

他前往肯尼亞的目的,是出席自己未婚妻母親的葬禮。不敢想象,噩耗抵達他未婚妻那裡的時候,她要怎麼承受這種雙重打擊。

當然,飛機上更多的是來自全世界各行各業的旅客…

中國人金也淘,中航國際公司的技術骨幹。

據同事表示,他非常年輕就成為了公司某一方向上比較仰賴的人才。他曾經在南蘇丹長期工作,遭遇過戰火和瘧疾的考驗。

沒想到這次去肯尼亞出差,成了訣別。

和他一樣因公出差的,還有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的周園。這次來肯尼亞是為了公司一帶一路的海外拓展。

在我們看來,他的前途本應一片光明,本應有大好的人生等他去探索,他的結局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加拿大卡爾頓大學的教授Pius Adesanmi,他出生於尼日利亞,在加拿大獲得了博士學位,併成為了非洲文學的教授。

他在facebook上最後的留言是一段聖經的摘錄:即便我乘著清晨的翅膀,住在海的最遠處,即使在那裡,你的手也會指引我…

在學生的眼中,他是一位優秀的老師,工作上從來一絲不苟,對於學生們的問題,也十分耐心、言無不盡,可如今他的學生們卻再也看不到老師認真講課的身影。

三名俄羅斯遊客Ekaterina Polyakova,、Alexander Polyakov 、 Sergei Vyalikov,他們對這次旅行期待已久,早早就規劃好了這次的路線,卻不幸以這種方式為這次旅途還有自己的人生畫上了句號…

一位來自中國蘭溪的女生,她原本計劃在肯尼亞與友人匯合,去看野生動物。

她微博的最後留言是“Kiki do you love me”。

這個可愛的中國姑娘對目的地充滿著期待,期待著見到自己的朋友,期待看到自己盼望已久的長頸鹿,對她來說,這次的旅途本應是一次美妙的回憶,而她卻在極度的恐懼中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當然,還有殉職的5位埃航空乘。

起飛之前的她們,都對自己這一天的生活有著各自的規劃,計劃在忙碌過後,和好友聚餐、和孩子團聚、和父母通話,但這一切也都隨著悲劇的發生,變得再無可能…

同樣讓人感到痛心的,還有斯洛伐克議員Anton Hrnko。

他並不是空難的遇害者,但他所有的家人:妻子和兩個孩子,都死在了空難裡。對於親人遇難的消息,他並沒有做過多地迴應。

“認識他們的人,安靜地想念他們吧”

雖然人們都向他的遭遇表達了哀悼,但我們都知道,這件事上我們無法做到感同身受…

事實上,還有許多許多的人Hrnko議員一樣,他們雖然不在那家飛機上,但卻是這群遇難者的親人、同學、朋友,而此時此刻最痛苦的莫過於他們…

按照維基百科上的數據,每一百億英里的死亡人數,是0.2,而汽車則是150。我們一遍一遍地說:飛機仍然是最為安全的旅行方式。

但當意外來臨,對每個坐在飛機上的人來說,死亡率,就是100%。

或許這就是我們討厭空難的原因——它會毫無預兆地,把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人們帶走。

沒有什麼因果報應,哪怕是最善良的人,也躲不過空難這道劫數。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個先會到來。

生死無常。我們能做的,就是給逝者以追認,祈禱這樣痛苦的事情不再發生。

當然,在給那些遇難者寄予哀悼的同時,也希望大家不要打擾到他們的親友。給他們一些時間,安心地與自己的親人朋友道別。

斯人已逝……

Add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