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拍這種題材,就已經成功了

“當天空昏暗,當氣溫失常;當尖銳眼光,當刺耳聲響。”

幸福總是讓人捉摸不透,不幸福的人散落各處。

隨著去年《我不是藥神》的口碑票房雙豐收之後,社會現實題材電影在內地開始備受關注。

越來越多的觀眾也意識到,一部好的電影,除了演員、畫面、特效之外,更應該擁有的是一個打動人的故事。

而一個來源於生活之中的故事,往往對於觀眾的衝擊力是更加巨大的。

很喜歡一句話,當電影不再停留在愛情的美好,那才是對人生真正開始了思考。

在內地有著嚴格的審查制度,電影創作不像其他國家那麼的自由,這也讓很多題材的電影無法登上內地大熒幕。

而有這麼一類的電影至今沒有一部作品被公映過,那就是關於性少數群體的類型片。

關於性少數群體作品中最多的就是同性戀群體,確實也有很多經典作品反映過他們的愛情。

李安的《斷背山》是永遠的經典,含蓄的《霸王別姬》依舊能傲視群雄;

我們還記得青春羞澀的《暹羅之戀》,還有屬於《十七歲的天空》那一抹永遠的藍色……

隨著時代的進步,人們對於同性戀群體的接納度,也變得越來越高。

電影也從愛情轉向了更多現實的問題,去年臺灣地區的《誰先愛上他的》就關注到“同妻”問題,引發了很多的討論。

而漸漸的跨性別群體也慢慢被關注到,也從很多電影的“配角”真正成為主角展開故事。

去年和《誰先愛上他的》一起征戰金馬獎的《翠絲》就是這樣一部作品。

作為香港地區首次關注到跨性別群體的一部電影,著實吸引著大眾的眼球。

電影的意義大於故事本身。

大雄(姜皓文飾)和安宜(惠英紅飾)是一對老夫老妻,年近五十的兩人早已經沒有了生活的激情。

分房睡的兩人之間,缺少著交流,好似總是隔著一堵牆。

安宜思想封建迂腐,早餐和兒子談論起家中僕人的事,還鬧了個不愉快。

這家人的生活本可以就這樣平淡如水的過著,但大雄年少時的好友阿正的突然死亡,打破了原有的平靜。

戰地記者的阿正的遭遇意外死亡,他遠在英國的老公阿邦(黃河飾)將其骨灰帶回香港拋灑。

年輕的時候,阿正和大雄曾經曖昧過。作為老公的阿邦也知道,所以他一直不敢相信大雄居然結婚生子。

摯愛之人的突然離去,讓阿邦和大雄成了彼此的依靠。也讓阿邦發現了大雄掩蓋了大半輩子的一個祕密。

原來,大雄一直在偷偷穿女士內衣,他的內心是希望自己做一個女人的。

在阿邦的開導下“你至少還有二三十年的時間做自己,為什麼不呢”,大雄慢慢意識到做自己是可以被接受的。

積鬱已久的大雄看到師傅打鈴哥的“蛻變”,終於也開始接受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在面對又一摯愛之人打鈴哥的死亡後,大雄像家人開誠佈公,並狠下心“一刀”結束自己男人的身份。

影片結束的時候,那一句“佟小姐”,大雄露出了最燦爛的微笑,成就了現在的“翠絲”。

說到《翠絲》,很多人就要提到同樣是去年的一部話題之作,那就是《女孩》。

同樣是關注跨性別群體,同樣作為男孩子的主人公極度的厭惡自己的身體,同樣的選擇用極端的手段實現內心“女性”渴望。

但顯然,兩部作品又是不一樣的。

《女孩》中的Lara還處於青春期,雖然已經完成了性別認同,平日裡與女孩無異。

但是練舞時的壓力,對於愛情的期許,都讓Lara再也忍受不了自己的“男兒身”。

不顧醫囑,選擇了和大雄相同的方式,完成了身份上的轉變。

我想Lara是幸運的,以她的外貌、身材甚至是聲音,沒有人會產生懷疑,家人朋友又都是那麼支持。

而在大雄的那個年代,這樣是要被視為異類的。

雖然大雄年少時,第一次在廁所穿上女士內衣感受到性衝動,第一次在圖書館對阿正心動。

但就像他自己說得那樣,在他和阿正的關係中,他想的是一個女生一個男生的搭配。

大雄是不幸的,他沒有辦法像Lara那樣,泰然處之“女性化”的一切。

他必須像常人那樣,選擇婚姻選擇生子,選擇一切與他外表一致的東西。

但他同時也選擇了掙扎、鬱悶、自私……

和《誰先愛上他的》的中劉三蓮一樣,惠英紅扮演的安宜是這一切最無辜的受害者。

也許會有人說,大雄畢竟有承擔起家中的責任,有想要給家人能給的一切……

但從一開始,這段關係就是利用,沒有必要用“責任”去粉飾自己的自私。

妻子用了一輩子想要的“愛”,你永遠也給不了。

有人說,《翠絲》想要講的東西真的太多了,看起來真的很雜很累。

確實我不否認,但我想還是想給導演李駿碩找一個理由。

問題一直都在,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好不容易能有一個宣洩的出口,往往會想把所有的想法附加。

《翠絲》裡講到了異性戀、同性戀、跨性別戀,講到了尊重、歧視、虛偽……

大雄兒子代表著新時代年輕人,而安宜代表著舊時代思想封建的“老人”。

這樣針鋒相對的兩人,常常因為價值觀的不同吵的不可開交。

大姐夫在外出軌帶回來性病,感染給已經懷有身孕的大姐。

對於是否離婚,安宜和兒子的爭吵是十分典型的“新老”觀念的碰撞。

安宜覺得女人離婚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而兒子則認為“忠貞”才是維繫婚姻的首要條件。

但就算是思想開放的兒子,在面對父親是跨性別的時候,依舊無法接受。

這也是,現實生活中很多人的狀態,別人和自己家人永遠是兩套標準。

如果是你真的可以,接受自己的家人“出櫃”?像接受別人一樣輕鬆。

還是說,輪到自己的時候,你就已經忘記了平等尊重,只覺得丟人現眼?

作為家人,我們理應是更有愛的。也許,我們能在別人的身上找到答案……

其實,17年的時候日本就有拍了一部《人生密密縫》。

看過的小夥伴,肯定對影片中媽媽的做法影響深刻。

她從來沒有對自己的“兒子”有過任何的厭惡,還是在孩子迷茫鬱悶的時候,親自為她挑選了文胸,還親手織了一對胸部送給孩子。

讓凜子在長大的過程中,是充滿著愛、充滿著感恩的。

對於他們來說,家人的肯定是最後一道防線。

大雄母親最後的一句話,“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都是我的孩子。”

愛,永遠是一切問題的最終答案。

也許,這類片無法被所有人看到,也沒有辦法讓所有人理解。

但是,這樣的電影可以讓一個生命得到尊重,

讓一個生命充滿希望,讓一個生命不再選擇離開。

Add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