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更換「性」名,變身酷炫帥哥!這群超模,重新定義了美…

Nathan Westling是一名模特,自從去年十月份走完巴黎時裝週以後,他就沒有再登上過秀場舞臺。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Nathan頂著一頭鮮豔如火的紅色短髮,年輕的身體愈加硬朗,因為服用激素增胖了20磅,所以臉比起以前,變得有些肉肉的。

(圖源:CNN)

他照了照鏡子,大笑著說自己看上去還不錯,繼而摸了摸上脣,沒有長出鬍子使他變得有些失落。

一旁的記者問道:“Nathan,你在鏡子裡看到了什麼呢?”

Nathan勾脣:“比起從前,更加男性化的自己。”

確實,世人對於Nathan Westling這個名字,還不大熟悉,他更被人熟知的是另一個名字, Natalie Westling。

而那時候,從生理特徵上看,他還是個女孩子。

(圖源:glasshousejournal)

紅色長卷發還未剪短,臉部線條也較為柔和,目光清冽淡漠。

(圖源:ins)

可鹽可甜的氣質,也使得他倍加魅惑迷人。

(圖源:vogue)

拍攝他的人形容他為“冷若冰霜”,因為沒有什麼能讓他驚訝或驚嚇。

他只是淡然注視著周遭,彷彿年輕的軀體裡住著一個已經生活了千百年的靈魂。

(圖源:designscene.net)

而Nathan真正被世人熟知,則源於2013年,他在 Marc Jacobs的秀場首次亮相。一頭標誌性的紅髮使他成為萬眾焦點,和麥粒合作的廣告也在一時間大熱。

(圖源:Marc Jacobs)

在那之後,他參加了LV、Versace、Prada、Chanel、Dior 、 Alexander McQueen 等多個品牌的廣告拍攝,vogue等時尚雜誌封面也拿到手軟。

(圖源:skinnygossip)

1996年出生的Nathan,早已成為炙手可熱的超模。

人們愛他美麗,愛他颯爽,愛他骨子裡散發的中性韻味。中國觀眾還因為他喜歡玩滑板,親切地喊他“闆闆”,“小滑板”。

(圖源:vogue)

但被聚光燈籠罩、世界範圍內大火的Nathan,卻不像人們所能看見的那般光鮮。在他沉靜寡淡的眸子裡,藏著無盡的痛苦。

從小,Nathan就發現自己無法跟上身邊女孩子的思維、談吐,甚至肢體語言也難想通,反而和男孩子們相處更覺便利。一直到青春期,他清楚地認識到,即便生理上是女性,但從心理上說,自己完全是個男孩。

(圖源:designscene.net)

但是周遭的環境卻讓她極為壓抑,人們視LGBTQ群體為怪物,在有3000多人的高中裡,Nathan只見過一個公開出櫃的男生。無法安心向他人傾訴自己的性別認同,使得他的內心愈發壓抑。

這也讓他就抑鬱、焦慮、易怒等心理問題,接受了長達十年的治療。

“到了臨界點,我甚至厭倦活著。”

Nathan清楚地明白,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因為他整個人的生活方式、生存狀態,不是他想要的。

(圖源:designscene.net)

在與自己也與世界鬥爭多年後,如今,他終於鼓起勇氣做出改變。

邁出這一步本就意味著艱辛與挑戰,對於他的身體和心理是雙重挑戰,剛開始的兩個月對他來說格外痛苦。

但Nathan覺得,自己像是從過往的黑暗生活中甦醒,開始了真正的生活,這讓他十分開心。

就像從三歲開始接觸滑板起,肋骨、膝蓋等處的多處骨折,也無法阻止他在陽光下馳騁。如今幾經起伏,Nathan也依舊選擇堅持自我。

(圖源:openingceremony)

事實上,像Nathan一樣的跨性別模特,還有很多,他們對於自身的性別認知與實際生理情況不一致,因此被稱為跨性別者。而在跨性別者之中,如果接受醫療手段進行了性別轉換的,就被稱為變性者。

比如April Ashley,1960年,她接受了長達7個小時的手術,真正從生理上變為了女性,也成為世界上最早一批接受變性手術的人。

(圖源:daily express)

在那之後,她投身模特行業,並且回到了倫敦,擊敗了其他競爭者,登上了Vogue,甚至還接到了電影角色。

(圖源:buzzfeed)

就當所有人都覺得,下一個超模巨星正在冉冉升起時,有人將她的變性身份當作爆料,賣給了八卦小報。

一時間,Ashley成為千夫所指的存在,人們將她的變性經歷視為醜聞,她的模特事業和電影拍攝,都戛然而止。

隨著人們觀念的開放和平權事業的發展,近十年來,跨性別模特終於可以在不隱瞞自身性別的前提下,得以在高端時尚界嶄露頭角。

2010 年,巴西模特 Lea T 成為了第一位拿下高端時尚品牌的公開跨性別者,出現在紀梵希的時尚活動中。

五年後,澳大利亞模特Andreja Pejic 登上 Vogue。

她曾被稱為世界上最美麗的男孩,在沒有進行變形手術之前,就憑藉新娘造型,驚豔世人,成為雌雄同體的時尚標誌。

(圖源:lilianpacce)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跨性別模特獲得平臺與機會,以展現自己的風采。

比如美國模特Teddy Quinlivan,2015年,她被LV創意總監發現,而在LV 2016年秋冬季的秀場上,Teddy Quinlivan迅速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圖源:pinterest)

出色的硬件條件,使得她成為鏡頭的寵兒,可優雅▼

(圖源:pinterest)

可性感,可酷炫▼

(圖源:ins)

就在她的模特事業蒸蒸日上之際,2017年紐約時裝週期間,她接受採訪並在ins上親自發文,公開了自己的跨性別身份,訴說自己16歲開始轉型,17歲開始服用激素的經歷。

但是,當父親不建議她說出變性經歷,害怕她受到傷害時,進入模特行業的Teddy選擇對這段過往閉口不提。

可在看到反對跨性別者的言論甚囂塵上後,Teddy還是選擇勇敢地站出來,想要消除世人的成見,想要鼓勵像自己一樣的人:

你可以成功,你可以追逐自己想要的,你可以不必沉默。

於是,我們看到了Hari Nef▼

(圖源:layarstar)

krow kian▼

(圖源:whynotmodel)

以及更多人綻放著他們最美的模樣。

原本,美麗就無需性別作為界限,勇敢做自己的人,就已經足夠閃光。

如今,Nathan已經服用睪酮素六個月了,他在等待身體出現更多的變化,對於未來,他有無限的暢想:

要去做手術,重塑胸部,想要搬去紐約,還想要和跨性別群體建立起聯繫。

以及,重回時尚界。

(圖源:CNN)

談起這一切時的Nathan,神采飛揚,像被螢火蟲吻了眼角,熠熠發光。

他改掉了自己社交軟件的名字,和Natalie Westling告別。而後把這段採訪鏈接掛在了自己的ins首頁。

他和他們的未來,正生機勃勃,充滿希望。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