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迷暈親妹,誘殺少女,都是為了給男友享樂?

Leanne Teale是加拿大蒙特利爾一所私人小學的護工,她有三個可愛的孩子都在那所小學裡上學。在學校,她經常帶孩子們玩耍,教孩子們織毛衣。受到不少學生的喜歡。

然而,2017年的時候,一位家長來接孩子的時候看到了Leanne Teale。第二天,整個學校的家長都圍在了學校門口聲討Leanne Teale:

“為什麼讓一個殺人犯來跟孩子們親密接觸?誰知道她還會幹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圖源:dailymail)

原來,看似受到孩子們歡迎的她,竟然是當年震驚了加拿大的變態連環殺人狂。並且,她的真名是Karla Homolka,Leanne Teale只是她為了掩蓋自己曾經犯罪行為的化名!

(圖源:News 1130)

她和她前任丈夫殺人手段極其殘忍,甚至她連自己的親妹妹都不放過。這次她被人發現,也牽扯出了那段讓人頭皮發麻的往事……

(圖源:dailymail)

這個故事,我們還要從頭開始講起。

惡魔夫婦初相遇

Karla Homolka出生在加拿大魁北克,小的時候她比正常的小孩聰明許多(後來的檢查,她的智商在132,比一般人都要高),再加上天生樣貌可愛。她十幾歲的時候,就很輕鬆的在寵物醫院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由於聰明過人,寵物醫院的叔叔阿姨們都很喜歡她。

(圖源:CHCH)

然而,Karla Homolka也有不為人知的陰暗面。她的父親經常喝醉酒之後回家,一言不合就打她媽媽。換一般的小孩子,可能都嚇得哭起來了。可是她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觀,像是在看電視劇。

Karla Homolka在寵物醫院工作時表示自己很喜歡寵物,但是她曾經把朋友的倉鼠扔到了窗戶外面。然後跟朋友說倉鼠死了。除此之外,她還沉迷於犯罪小說,經常跟朋友們討論一些犯罪的細節。

上高中後她還變成了叛逆少女,穿著怪異大膽,並且無所顧忌的談了很多個男朋友。她在和一個叫Doug的小混混談戀愛的時候,染上了毒品,並和Doug上了床。後來Doug因為小混混的鬥爭,再也沒有出現過。

後來,在一次有關寵物的會展上,Karla認識遇見了Paul Bernardo。當時在場的朋友都記得,當英俊挺拔的Paul走進會場的時候,Karla彷彿被愛神之箭一擊射中,一發不可收拾,從此認為Paul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圖源:Complex)

當時所有的人都知道Paul是個渣男,玩弄了許多少女。可是Karla完全沉淪了,甚至甘願為他做任何事情。而Paul看到這麼漂亮的姑娘投懷送抱,自然也不會拒絕。

就這樣,他倆第一次見面就發生了性關係。而Karla非常的自責,她後悔談了太多的戀愛,沒有把自己神聖的第一次獻給Paul。而這一切,也為日後他們成為連環殺手,埋下了邪惡的種子。

(圖源:YouTube)

獻上妹妹的處女身,作為新婚禮物

自從那一次見面之後,兩個人開始了交往和約會。並且Paul經常往Karla的家裡跑,由於Paul高大英俊的外表,再加上還有良好的工作(但其實那個時候他早已經丟了會計師的工作,在邊境從事香菸走私的零星工作),Karla的家人也很喜歡他。這其中也包括Karla的親妹妹Tammy Homolka。

(圖源:thestar)

14歲的Tammy一直把這個帥氣的準姐夫,當成親哥哥一樣來崇拜。可是她不知道的是,這個看起來帥氣逼人的準姐夫,確實一個披著人皮的惡魔。

原來,自打來到Karla家之後,Paul就一眼愛上了這個小姑娘。再加上Tammy在學校是一個非常出色的運動選手,姣好的童顏和健美的身材,讓這個準姐夫獸性大發,現出原型。

他和Karla做愛的時候,多次要求讓Karla打扮成妹妹的模樣。甚至他還會在妹妹換衣服的時候,站在窗邊對著妹妹自慰!

當然這一切也被Karla看在眼裡。她跟Paul說:“我雖然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不是處女了,但我會獻上我妹妹的處女身,作為我們的新婚禮物。”

(圖源:Murderpedia)

就這樣,利用在寵物醫院上班之便,她從醫院拿了Valium(一種抗焦慮藥物)偷偷的放進了妹妹的意大利麵裡。

吃完了意麵之後的妹妹暫時失去了意識,準姐夫就這樣一邊吸著毒一邊強姦了妹妹。在1990年12月,她又一次用同樣的方法迷倒了妹妹。兩人分工,Paul在妹妹身上發洩著自己的獸慾,而Karla就在一旁拍攝助興。

然而沒過多久,昏迷的Tammy開始狂吐不止,很快就失去了呼吸 。可是Karla竟然一點都不慌不忙,她把妹妹被性侵的痕跡收拾了乾淨,隨後給醫院打電話,說是妹妹喝多了。

(圖源:Alchetron)

醫生給出的結論是喝醉酒之後嘔吐物導致的喉嚨窒息的死亡。雖然很難過,但所有人都認為這只是個殘酷的意外,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他倆的魔爪還在繼續延伸…

我愛你,為了你我會給你更多處女身!

1991年6月,21歲的Karla和26歲的Paul,這對外人看起來郎才女貌的神仙眷侶,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他們的婚禮盛大且隆重,他們在親朋好友的簇擁下走出了禮堂,踏上了夢幻般的雪白敞篷馬車,所有人都感嘆他們是天作之合。

(圖源:Complex)

但是同一天,在安大略省的吉布森胡裡,幾位釣魚客在岸邊發現了一塊詭異的水泥塊,仔細端詳之後竟然發現裡面有疑似人體的屍塊。經過警方調查打撈,竟然尋獲了八個沉入海底的相似水泥塊,而且每一塊水泥裡都有被分屍的軀幹和身體。

(圖源:reallybigmeandog)

經過警方的確認之後,被害者就是住在附近城鎮的14歲少女Leslie Mahaffy,她在兩週之前被家人通報為失蹤人口。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Leslie Mahaffy死亡的真凶,依然是這對惡魔夫婦。

事情發生在Karla和Paul婚禮的兩週前,當時Leslie Mahaffy回家有些晚,被鎖在了門外。她給朋友打電話打算去朋友家借宿一宿。路上她碰到了Paul,Paul跟她說這麼晚了可以去他家住。然而遭到了拒絕。

眼見陰謀不能得逞,氣急敗壞的Paul一拳打暈了Leslie,直接綁架了她。把她綁架到家裡之後,Leslie苦苦哀求放過她。這一哀求讓Paul獸性大發,她越哀求,Paul越來勁。甚至還在用工具折磨她!

而在一旁的Karla仍然是錄像助興。快凌晨的時候,由於擔心他們被指認出來,Karla給Leslie注射了大量的三唑侖(毒品的一種,過量會致命,後來他們的口供是勒死了Leslie),隨後肢解了她,並把她的屍塊都放到水泥裡。

只要Paul想要的,Karla都會去滿足。但是不知道他們結婚的時候,另一邊被他們殺害的少女的家人們是什麼感受。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

婚後夫妻兩人,在人前過著光鮮的生活,背後他們沉迷吸毒、生活糜爛。對於Karla來講,Paul喜歡14歲的小女孩,完全是因為她自己失去了處女之身,自己應該做出補償。

1992年4月,復活節期間,他們又綁架了一個名叫Kristen French的15歲姑娘。

(圖源:Wikipedia)

Kristen放學回家的路上碰到了Karla夫婦,這一對夫婦跟Kristen說他們迷路了。

好心的Kristen上了車準備幫他們指路,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上的是一輛駛向地獄的車。

上車之後,Karla夫婦聯手把她綁架了帶回住所。整整三天,Kristen遭到了各種折磨,期間即使累倒,也會被注射興奮劑。

(圖源:kristenfrenchcacn)

和以前一樣,Karla依然在旁邊拍攝助興,孩子的慘叫和他們興奮的表情交織在一起,極其的扭曲。幾天之後,人們在郊外發現了Kristen的屍體,赤裸著上身,頭髮也被人剪掉了……

我是被逼著錄像的!

在Karla和Paul行凶作惡期間,警察也來找過他們幾次。警察一度懷疑他們是殺害Tammy的凶手,但是他們苦於沒有證據和醫生的結論,也不能把夫婦倆捉拿歸案。

而當時其他兩名女孩的死亡,雖然在當地一度讓居民們人心惶惶,但是沒有人把她們倆和Karla夫婦聯繫到一起。加拿大警方還專門成立了綠絲帶(象徵希望)專案組來調查兩人的死亡。

(圖源:worldpress)

俗話說,紙是包不住火的。壞事做多了總會露出馬腳……

1992年12月,聖誕節之後Karla正常去上班。她的同事們發現她的眼眶有被人毆打的跡象,Karla說她只是出了個小車禍。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Karla被家暴了。於是她的同事們氣不過,紛紛報了警。

(圖源:complex)

在警方的盤問當中,他們漸漸的開始懷疑Karla和Paul不太正常。在隨後的調查取證當中,警方甚至看到了他們犯罪時拍攝的視頻。

預感到事情即將敗露的時候,Karla向警方認罪。她承認了參與拍攝了Paul對Leslie和Kristen兩人的強姦和殺人。

但是Karla向警方表示,自己這樣,完全是被Paul強迫的。如果不這麼做,她就會被不停的暴打。

(圖源:TheRichest)

她還向警察說,她妹妹的死也是被Paul強姦致死的,而且Paul還威脅她,如果說出真相就殺了她。她願意成為法院的汙點證人,站出來指認Paul,來換取自己的緩刑。

(圖源:All Things Crime Blog)

Karla在法庭上指認Paul的的犯罪行徑。也承認了自己兩項過失殺人罪。最終,Paul被認定為危險罪犯,囚禁終身。而法官念在Karla有苦衷,且幫助他們揭發了罪犯,決定從輕發落,只判了Karla12年有期徒刑。

後來人們在觀看到性愛視頻的時候,發現其實Karla在視頻中表現出來的並不像是被“脅迫”的樣子,自己反而樂在其中。

一時間民情激憤,但是當地法庭並沒有重審此案,因此當時有媒體稱這是一項“魔鬼的交易”!

(圖源:elpais)

我希望有正常的生活!

被關進監獄的Karla也沒有安生,她曾在監獄裡和一個女獄友發生了性關係。甚至在監獄期間,她通過自學函授,獲得了女王大學心理學學士學位!

醫生對她進行了一系列的精神評估,認定她是一個精神正常的人。但是性格比較陰暗,擁有典型的虐待狂的症狀。

2005她從監獄獲釋之後,就嫁給了當初為她辯護的律師哥哥。婚後生下了三個孩子,並改名Leanne Teale。希望就此隱姓埋名,無人知曉。

當她的往事再一次被曝光的時,她多次跟媒體表示:“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現在你們不應該打擾我了,我希望有一個正常的生活!”

(圖源:Montreal Gazette)

真不知道她有什麼資格說出這樣的話,當初綁架別人的時候怎麼沒有想過破壞了別人的生活?在學校裡面對著那些可愛的孩子時候,又有誰能保證她不再有惡魔之心?

雖然karla Homolka從監獄出來了,但是她身上揹負的罪惡是永遠都洗脫不掉的。而且,karla永遠都不值得被原諒!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