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報這個仇,普京等了20年

如果關心美國新聞的話,你一定對處在旋渦中心的“通俄門”不陌生。

簡單地說,就是很多人懷疑2016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俄羅斯一手操控的。

目前,美國媒體已經公佈了很多通俄門的細節:

普京長期與特朗普有著政治和商業上的聯繫。俄羅斯有輿論戰小組,在美國各大網上平臺進行輿論戰。俄羅斯黑客入侵希拉里團隊的電腦,盜取不利於希拉里的資料。……

因此,幾乎所有美國媒體和政客都把矛頭指向了普京和俄羅斯,認為他們對美國選舉的干涉是非常嚴重的敵對行為。

路透社:俄羅斯使用社交軟件大面積影響美國政治▲

美國之音:俄羅斯2016年選舉干涉比想象中的更加嚴重▲

BBC:俄羅斯利用所有大型社交媒體對美國大選進行干預▲

……

“這是美國民主體制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

圖:《時代雜誌》:不要跌入普京的陷阱中去。

在這裡,報姐也理解美國人的觀點:如果這些指控是正確的,那麼俄羅斯對美國內政的干涉是不道德的。美國人應該有決定自己國家選舉的權力。

事實上,任何國家,都應該享有內政不被侵犯的權力。

但這也是為什麼,我很難對美國現在的處境感到同情。

因為歷史不斷證明:美國其實才是那個最熱衷於干涉他國內政的國家。

(圖:蘇聯宣傳畫:美國外交)

在過去70多年的時間裡,美國進行了近100次境外干涉。從美洲的危地馬拉,到歐洲的希臘,全世界幾乎每一次政權的變化,背後都能看到美國的身影。

暗殺、政變、侵略、金元政治、武裝威脅…無所不用其極。

這樣劣跡斑斑的美國,竟然還有賊喊捉賊的勇氣?

1948年,意大利

美國當代對外國內政的干涉,是從意大利開始的。

當時共產主義在歐洲非常流行。在意大利大選前,呼聲最高的是左翼政黨。《時代雜誌》當時評論說:幾乎可以肯定意大利會進入共產主義的勢力範圍。

(圖:意大利左翼政黨)

在這樣的環境下,為了確保一個親美的意大利,中央情報局開始大規模介入意大利選舉。美國向中間派的基督教民主黨捐贈了大量款項,供他們用於宣傳活動。

據半個世紀後中情局退休員工說:“我們當時準備了大量的錢,就直接裝在袋子裡,用來資助我們選擇的政治家。”

(圖:“我們有一袋又一袋的錢,

用來資助我們選擇的政治家”)

同時,美國還製作電視、廣播、宣傳冊等宣傳物料,極力抹黑意大利左翼。

選舉最後的結果,是親美的基督教民主黨獲勝。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中情局用同樣的方法,在希臘和日本阻止了社會黨和左翼政黨的合法上臺。

圖:法國共產黨

美國駐日大使Ural Johnson這麼評價美國對盟友國家選舉的干涉:“我當然覺得這麼做沒有問題,因為我們是在資助支持美國的政黨。”

1973年,智利

1970年智利大選,民眾之間呼聲最高的,是親蘇的社會主義候選人薩爾瓦多·阿連德。

為了阻止阿連德當選,美國甚至暗殺了阿連德在軍方的盟友。但這種暴行反而激起了智利人民的反美情緒,阿連德最後成功當選智利總統。

(圖源:Telesur)

當選以後阿連德把美國控制的採礦產業收歸國有,讓智利人得以重新控制自己國家的支柱產業。同時改革衛生教育系統,並且進行土地改革、提高工人工資等。

然而智利的逐漸社會主義化,以及與古巴、蘇聯等國家的交好,讓美國越來越擔心失去對智利的控制。

於是在1973年,美國出資支持皮諾切特將軍發動政變,阿連德本人在總統府內戰鬥到了最後一刻、中槍身亡。

(1973智利政變 圖源:Guardian)

皮諾切特建立起親美的獨裁政權,在之後的16年裡,無數人死在了他鎮壓異己的政治鬥爭之中。

和智利一樣的,還有玻利維亞、尼加拉瓜、危地馬拉、伊朗…美國支持的軍事獨裁者們,在這些國家掀起了白色恐怖,經濟停滯、內戰頻發,數以億計的人流利失所。

(圖:綠色是美國干涉過的國家)

1996,俄羅斯

沒錯,美國也曾經干預過俄羅斯的選舉。

在蘇聯剛剛解體的那個年代,俄羅斯共產黨依然擁有大量的支持者。

當時俄羅斯總統是親美的葉利欽,但5年糟糕的執政,讓他的親美的、市場經濟的改革變得非常不受歡迎。

圖:葉利欽與克林頓

眼見著大選再次來臨,葉利欽向克林頓總統提出請求:需要往我的賬戶上打25億美元,以確保我的連任。

克林頓回覆:當然可以。

而且美國不只提供了金錢,還向葉利欽團隊派去了大量的選舉顧問。

當年的《時代雜誌》甚至刊登了葉利欽拿著美國國旗的封面:“美國佬來幫你了!美國的競選團隊是如何幫助葉利欽連任的”

彷彿美國對俄羅斯內政的干預,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一樣。

可能很多同學會說:這些不都是冷戰的老黃曆了嗎?美國現在還在做這樣的事情嗎?

聽聽中情局局長是怎麼說的吧

就在最近,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Woosley在採訪中被主持人問及:美國現在還在干涉他國選舉嗎?

Woosley回覆:是的,但我們這麼做都是為了民主和自由。

你沒聽錯,干涉他國的民主選舉,推翻民主選舉出來的領導人,是為了推廣“民主和自由”。

在美國人眼裡,一場合格的選舉必須選出符合美國利益的代言人。要不然這場選舉就是不民主的、不自由的,這個國家就是邪惡的。

簡直邏輯滿分

直至今日,對他國內政的干預,依然是美國慣用的為自己謀利的手段。

圖:卡內基梅隆大學統計的

美國1945-2000年間

干預的81個國家

美國國會每年會給它名下的“人權民主基金會”發放數億美元的資金,用來“支持全世界的民主事業”

而他們干預他國內政的事蹟,都作為光榮的政績被掛在了網上。最近的,他們就資助了委內瑞拉反對派瓜伊多2000萬美元政治活動經費,用以推翻委內瑞拉現政府。

(圖:瓜伊多與美國副總統彭斯)

而這些有跡可循的、公開資料裡的干涉,其實只是美國對外干預的冰山一角罷了。

更多的干預,是無形的、無法追蹤的、甚至合法的,我們只能從一些謠言中捕風捉影:某國領導人突如其來的醜聞;某政要離奇的自殺…

不過風水輪流轉,到了2016年,美國終於嚐到了被幹涉內政的滋味。

看到美國媒體和政界無數人著急著想要俄羅斯和普京被就地正法,去維護美利堅合眾國的尊嚴和民主

我就想問問這些坐在國會山裡的議員們:

圖:通俄門國會聽證會

你們知道索馬里、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烏克蘭,至今都因為美國的干涉,承受著內戰、饑荒、乃至流離失所的現狀嗎?

你們當初考慮過智利、索馬里、阿根廷、意大利人的民主和尊嚴嗎?

……

責怪別國干涉自己選舉的時候,

想想別國選舉的時候,自己幹嘛去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