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鐘情男人的搖滾巨星,卻說她才是今生摯愛?

這兩天,講述英國殿堂級搖滾樂隊,皇后樂隊The Queen主唱Freddie Mercury的傳記片《波西米亞狂想曲》上映,掀起了一陣大討論。

(圖源:FOX)

故事除了將Freddie波瀾壯闊的職業生涯搬上了大熒幕,也將鏡頭對準了他的個人生活。他的愛恨情仇,諱莫如深的性取向,以及生命最後,飽受艾滋病折磨的悲慼結局,都在兩個多小時的電影篇幅裡被一一呈現。

(圖源:FOX)

除了Freddie才華橫溢的音樂表現力,他與前女友Mary Austin的感情和友誼,更是令人動容。不過,大熒幕上的歡笑和淚水,只是兩人二十多年情分的小小濃縮。背後藏著的,是兩個至誠個體,毫無保留愛著彼此的動人故事。

(圖源:youtube)

最初的愛情

和電影裡兩人在學校附近酒吧裡相遇不同,在時裝店工作的Mary,最開始約會的對象是同一個樂隊的吉他手Brian May。兩人沒擦出火花,正好Freddie對姑娘一見鍾情,於是開始了交往。

(圖源:pinterest)

成名前,出生保守移民家庭的Freddie,甚至不惜更換自己充滿外族特色的姓名,與父母幾乎斷聯,Mary成了他內心的支撐。在2003年的一次採訪裡,她表示:“我們一起長大,一起經歷過成名前的貧窮和創作的痛苦。”

Freddie比Mary大3歲,當時他22歲,她19歲,他性格高調乖張,而她完全相反。“Freddie非常有自信,而我從來都是唯唯諾諾的。”相反的性格,反而成了兩人相處時的加分項。Mary成了男友瘋狂舞臺演出後,隨時可以回到現實和平靜的港灣。

(圖源:pinterest)

相識於微時的愛情,也許最能抵過之後波瀾壯闊的複雜人生。1973年,皇后樂隊發行完出道同名專輯後,Freddie便向女友求了婚,要給她一生的承諾。訂婚後,兩人的關係更加緊密。Mary跟著樂隊跑遍全球巡演,身份從伴侶變成了助理保姆經紀人等等一系列角色。

(圖源:pinterest)

跟隨皇后樂隊很久的傳記作家Lesley-Ann Jones說:“聽上去Freddie像是一個不斷索取的大兒童,Mary像他的媽媽一樣照顧的無微不至。事實上他成名後,確實有張狂的一面。”

(圖源:pinterest)

“有一次擠新牙膏,他擠了一次就扔掉,Mary馬上把牙膏從垃圾桶裡撿出來,並嚴厲地說了Freddie一通。”他不爽地回:“可我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但出身工人階級,小時候家境並不富裕的Mary馬上反駁:“我不管,你不可以隨便浪費錢!”

(圖源:pinterest)

傳記作家繼續補充道:“Mary雖然性格靦腆,但骨子裡拎得清,甚至有點愛發號施令。可Freddie全盤接受,如果換了其他任何人,他是絕對不會聽話的。”

(圖源:pinterest)

只聽她的話,只和她展露最真實的自己,毫無保留地信任,Mary是Freddie的瘋狂生活裡,最不瘋狂的一盞明燈,而她也毫無保留地愛著對方,將自己的生活全部獻給了未婚夫,兩人成了不可撼動的搭檔。

(圖源:pinterest)

1975年,皇后樂隊的單曲《Love of My Life 今生摯愛》發行,全權負責詞曲創作的Freddie,將這首歌送給了未婚妻,也成就了音樂史上一首傳唱四十載的經典。

我愛你的另一種方式

Mary在為數不多的採訪裡,回憶過她和Freddie在一起六年的點點滴滴。“我愛他,他也愛我,可是那幾年我內心始終有一個直覺,Freddie的愛,和我理解的男女之情、夫妻之愛是有差別的。”

(圖源:youtube)

保守和激進並存的70年代,一個紅遍世界的搖滾巨星,一個全世界人都知道和一個女孩訂了婚的舞臺天王,是不可能和人去談論自己的性取向的。

畏懼、怯弱、恥辱,出身保守家庭的Freddie,45年的短暫生命裡,都從未向公眾正式談論過這個問題。

(圖源:pinterest)

最終,Mary不在身邊陪著巡演的時候,他繃不住了。出軌、泡吧、沾花惹草,無數次失控行為,終於明白自己是誰的時候,Freddie和Mary坦白了。“我記得當時聽完Freddie坦白後蒙了好一陣,他說自己是雙性戀,但我對他說‘不,我覺得你不是,你就是gay。’”

(圖源:pinterest)

這次坦白,讓兩人結束了同居的關係。可Freddie仍然愛著Mary,但是是以另外一種更加單純和毫無保留的方式。他為Mary買了公寓,將她放在了唱片公司,確保前女友有穩定的收入和生活。

(圖源:pinterest)

沒有互相索取男女之情的複雜情緒,“我愛你”這三個字沒了包袱和重擔,變成了超越愛情的默契。Mary為Freddie保守了祕密,並繼續在他需要的時候趕到身邊,危難時刻,她一定會到場拉對方一把。

(圖源:pinterest)

在所有提及Mary的採訪和場合,Freddie對前女友從來只有好話:“後來我所有的情人都問我,為什麼他們不能取代Mary。但這不可能的,她是我唯一的,真正的朋友,除了她我誰都不需要。”

(圖源:pinterest)

“對我來說,她就是我的妻子,我們的關係,就是一段婚姻。我們信任彼此,這對我來說就夠了。”

(圖源:pinterest)

分手後,Mary有過兩段婚姻,生了兩個兒子,但都草草收場。Mary曾經對身邊的朋友說,和Freddie經歷過的一切,已經成了她內心的深刻印記,無人能夠取代對方在自己心裡的位置。

(圖源:pinterest)

Freddie又何嘗不是,愛著Mary的同時,他也成了孩子的教父,經常邀請他們來家裡做客玩耍,像父親一樣疼愛兩個孩子。

(圖源:pinterest)

永遠的今生摯愛

病魔最終沒能放過皇后樂隊主唱的傳奇。

1985年那場轟動世界的Live Aid演唱會後兩年,Freddie得知自己染上了艾滋病。那時,有效抑制病毒的療法還未成熟,這無疑給他判了死刑。

(圖源:pinterest)

他的病情在演唱會迴歸後急轉直下,生命的最後七年,一直和男友Jim Hutton住在倫敦西區的豪宅裡。

中間為Jim Hutton(圖源:pinterest)

除了男友和家裡兩個傭人的照料,Mary再一次成為了支撐他活下去的人。每週,她都會去祕密探望,只要Freddie有需要,也隨叫隨到。

(圖源:pinterest)

去世前,他定好了遺囑,將上億美元的財產和一套倫敦西區的豪宅全數給了Mary,只給男友留了一百萬英鎊和愛爾蘭的幾套地產。Mary得到了他總資產的幾乎50%。他在遺囑裡說:“如果我不是這樣的,你會是我的妻子,這些東西本來就該屬於你。”

(圖源:pinterest)

而Mary也沒有辜負他的信任。Freddie死前,明確要求永不公開自己骨灰的埋葬地點,不想被打擾。唯一知道地址的,只有Mary。如今,28年過去,她始終守口如瓶,除了在幾部紀錄片裡接受採訪,便再也沒有公開露面。

(圖源:pinterest)

她悉心遵從Freddie想保持豪宅狀態的遺願,將屋子打理的井井有條,自己在不遠處添置了一套公寓帶著兩個兒子居住。去年電影上映,68歲,已是白髮奶奶的Mary穿著樸素,像一個隱士一樣出現在了公眾的視野中。

(圖源:DM)

她曾經在採訪裡說:“結婚儀式上說的‘貧窮或富有、健康或疾病’,我們都一起經歷了,對於我來說,這是一段婚姻,我永遠都會愛著Freddie。”

(圖源:pinterest)

就像《Love of my life》的歌詞說的

You will remember,when this is blown overAnd everything’s all by the wayWhen I grow older, I will be there at your sideTo remind you how I still love you.

超越一切世俗之見的今生摯愛,love of my life。

(圖源:pinteres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