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樂隊都是神仙?他是梅校長,天才科學家,還是最酷的吉他手!

在《波西米亞狂想曲》的拍攝現場,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在演員身後,站著一位眼含熱淚、面帶微笑的人。

他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裡,卻沒有人會忽視他的存在。

皇后樂隊的吉他手,Brian May。

從拍攝電影的消息傳出時,Brian May就已經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有粉絲批評他只是為了賺錢,而去褻瀆曾經的故友。但他知道,這部為Freddie拍攝的傳記電影,是他一直以來的心願:

向他致敬,讓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偉大傳奇。

這部命途多舛的電影,光劇本,就磨了整整五年。

身為電影創意和音樂顧問的May,做的事情卻遠遠超出了一個顧問,幾乎從頭到尾都參與其中。

一遍遍修改,一遍遍重寫,甚至更換了編劇,以求得最佳效果。

為了故友,May一直竭盡全力,甚至不惜更換導演、主演人選。

在電影拍攝期間,May一直在往片場探班,幾乎成為了電影監工。

也因此,這部電影的真實還原程度,令人震撼。

他指導佈景,指導演員,用他的回憶,補全了這個故事:一個關於主唱Freddie震撼人心的傳奇。

在最終電影播出時,很多之前對皇后樂隊並不熟悉的朋友,也領略到了Freddie的傳奇人生。

但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

這位吉他手,Brian May,他自己的人生,也是一部令人震撼的傳奇……

在傳統保守的人眼中,玩搖滾,那是不務正業、不思進取的表現。

“少壯不努力,長大玩搖滾”

《爆裂鼓手》

May的父親是一名英國航天部的繪圖師、電子工程師,曾經在二戰期間擔任過無線電操控員。

相比之下,他並不算是最傳統保守的那一撥人,可比起搞搖滾,他當然還是更希望兒子對音樂有一定品味、但還是走“正道”。

也因此,雖然May出生於搖滾樂發展的黃金時代,但他卻要把對搖滾的興趣稍微藏起來。

父親希望他去學習古典傳統的音樂,所以在6歲時,他就已經坐在了鋼琴前。

但他一直想要的,卻是一把吉他。

在磨了父親很久後,父親終於鬆了口。

想要吉他?沒問題,但你必須要保證成績。

在7歲生日時,父親送給May一把吉他,還有一張生日卡片。

“別高興太早,明年考試少一分,我就砸爛你的吉他。”

Red Special

但幸運的是,天才,體現在各個方面。

雖然只用了一半的精力在學習上,但May卻一直成績優異、比所有人都出色。

在上課時偷偷看吉他譜、每天熬夜練琴,卻依然是學校數一數二的尖子生。

這大概就是,是讓人嫉恨都嫉恨不來的天賦。

他會熬夜收看深夜摩爾爵士的天文節目《夜空》,卻也會在父親終於挨不住睏意沉沉睡去後,切換到音樂頻道。

他會在房間裡貼滿浩瀚星辰,卻在圖片之下,藏著喜歡的歌星海報。

他自己動手做了一架望遠鏡觀察星空,也自己動手做了一架電吉他,“Red Special”。

那個時候,他已經16歲,是學校裡出名的理科學霸,和出名的優秀吉他手。

他彈奏吉他的技術爐火純青,也漸漸不滿於普通的木吉他。但電吉他動輒幾百磅,並不是這個普通的家庭能夠輕易負擔的起的。

而這個時候,身為電子工程師的父親看到兒子的渴望,便拉著他一起,開始了吉他改造。

Red Special的毛坯

朋友家裝修拆下來的百年老壁爐,變成了電吉他最好的幹橡木。

摩托車上拆下來的彈簧,和自行車鞍座駕的針尖,讓琴絃在顫音之後完美恢復。

這把整整用了兩年的手工製作電吉他,幾乎伴隨了May的整個搖滾生涯。

1963年,15歲的May和家貓Squeaky

在Red Special的加持下,他與好友Tim Staffell一起組了一個樂隊“1984”。

他們兩個憑著對音樂的熱愛,成為了一生的朋友,甚至在高中畢業、樂隊解散後,也沒有斷了聯繫。

Staffell進入了伊靈藝術學院,而May,憑藉優異的成績,進入了帝國理工大學。

1984,左一Staffell ,右一May

1968年,21歲的May以高級二等的成績從帝國理工大學畢業,獲得了物理學榮譽學士學位,又留校繼續攻讀物理學博士。

但這一年,更重要的是,他創建了一個新的樂隊。

Smile。

最初,這個樂隊只有May和高中好友Tim Staffell。

但很快,學院布告牌上的廣告,吸引了鼓手Roger Taylor。

同時,Staffell還叫來了自己學校裡的好朋友, Farrokh Bulsara,把他介紹給了樂隊裡的所有人。

Smile並沒有大火,人員也流動的很頻繁。

在1970年,Tim也決定離開的時候,他拉來的好友,卻決定頂替他的位置,加入樂隊擔任主唱。

主唱Farrokh ,和樂隊Smile都改了名。

Freddie,和皇后樂隊,就這樣出現了。

皇后樂隊成立的那年,May順利的畢業,開始繼續留校攻讀博士學位。

他的課題方向,是從小最愛的天文物理。

遙遠而壯闊的宇宙,成為了他除了音樂之外,另一片心靈休憩的場地。

1971年,Brian May從特內里費島拍攝的黃道光

那段時間中,May幾乎每天都在連軸轉。

樂隊練習與演出,學業的研究和論文,任何一項都能讓人筋疲力盡。但他卻還能每個星期抽出兩天半的時間,去做數學教師,來攢下樂隊的支出。

學校和音樂之間的平衡,是一條搖搖欲墜的細線。

很多青少年搖滾樂隊的成員都早早離開了學校,但皇后樂隊的成員,卻無一不是高學歷成員。

也因此,May也一直在努力維持著學業。

1971年,特內里費天文臺

1972年,他在《自然雜誌》發表了論文《Mg I Emission in the Night Sky Spectrum》。

1974年,他又在《皇家天文學會月刊》發表了論文《”Mg I Emission in the Night Sky Spectrum》。

他的學術之路一帆風順,甚至連老師都誇獎他:“討喜又友善,是個聰明的物理學家。”

但,他沒有拿到博士學位。

在博士論文已經進入修訂階段,馬上就能夠畢業時,May主動退學了。因為那個時候,Queen已經成為了全世界最火的樂隊之一。

1974年,Queen的第三張專輯《Sheer Heart Attack》,空前成功。

皇后樂隊的黃金時代,就此開始。

他為樂隊寫下的歌曲,“ We Will Rock You ”、“ Tie your Mother Down ”、“ I Want It All ”,每一首都成為了不可多得的經典。

他們出的專輯《Greatest Hits》,英國銷量達540萬,成為英國史上銷售最高專輯,此紀錄保持至今。

但在Queen創造一個個奇蹟的時候,May卻和家裡幾乎鬧翻。

即使在退學前已經和父親徹夜長談,提前告知,但父親仍然完全不能理解他的選擇,甚至近兩年都沒有和May說話。

可父親不知道的是,即使在Queen最紅火的時候,May也沒有放棄天文學的理想。

他一直在和帝國理工的學員保持聯繫,即使在最繁忙的時候,也在閱讀最前沿的文獻。

因為四位成員都是受教育程度非常高的聰明人,所以在每次旅途中,他們都會激烈討論各種話題。

就連拼字遊戲,也成了一場認真對待的智力比賽。

而May最喜歡的,就是在晴朗的夜空,帶他們領略浩瀚星空的神奇。

身為音樂界的“天文導遊”,May卻發現,不止他,很多音樂家都對天文出奇的感興趣。

他說,也許所有的情緒都是共通的。

刻在骨子裡的浪漫,讓他們摯愛音樂,也摯愛這篇銀河星空。

在樂隊成為全世界最炙手可熱的搖滾樂隊時,他邀請父親來到Queen在美國的演唱會。

他請父母乘坐協和式飛機飛到他的城市,因為父親曾經參與這型飛機的製造,卻無法付得起機票錢。

父親看到了他的成功,看到了所有歌迷的狂熱,和在舞臺上閃閃發光的May。

“好吧,兒子,現在我懂了。”

父親的這一句認可,成為了May最重要的記憶之一。

那時,父親告訴他,曾經他也想參加樂隊,但卻因為有了他,需要一份穩定工作而放棄了這個夢想,為了一家的柴米油鹽而奮鬥。

看到這樣成功的May,父親與有榮焉。

1977,May和父母

皇后樂隊的成功,無須贅述。

拿著這一把父親製作的Red Special,May成為了世界上最偉大的吉他手之一。

他的創作,他的彈奏,他輕聲的吟唱,都成了歷史的經典。

但在1991年,May的生活,發生了鉅變。

那一年,Freddie離世,父親也因為肺癌離世。

Queen的發展陷入窘境,而貝斯手Deacon也已經開始準備退休。

皇后樂隊解散了。

那段時間,May開始瘋狂地工作,來回避他的悲傷。

但所有人都看的出,在廢寢忘食的背後,是May無盡的悲傷迷茫。

但,就在這個時候,在他去蘇格蘭觀測日環食時,他遇到了一個人。

天文節目《夜空》的主持人摩爾爵士。

這個啟蒙了他對天文學的愛好的童年偶像。

摩爾爵士邀請他,一起合著有關天文學的書籍。

他答應了這個請求。他與摩爾爵士合寫的兩本科普書籍,讓他重新燃起了對天文學的熱愛。

時隔30年,May重新向帝國理工遞交了申請、註冊學籍。

59歲的他,開始繼續自己當年沒有完成的博士生涯。

在三十年中,科學的發展突飛猛進,但卻並沒有把May甩下。

他很快進入了研究學者的狀態,甚至僅用一年時間,就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論文。

對於他來說,搖滾是一生所愛。

同樣,天文也是。

博士學位絕不是他的終點,而只是完成多年前未竟的心願而已。

“有史以來最像牛頓的科學家”

他很快得到了學術界的認可,加入了帝國理工天文學家組織。

在博士畢業第二年,他被利物浦約翰莫爾斯大學聘為榮譽校長。

從此,他在粉絲口中的綽號多了一個:“校長”。

他開始在學術界,繼續自己的傳奇。

他和霍金談笑風生 ,深入探討宇宙中其他地方存在生命的可能性。

他參與了新視野號冥王星探測計劃,親手將傳回的照片轉化成了有史以來第一幅3D的冥王星圖像。

“懷揣一顆小愛心的冥王星”

他利用自己的公眾影響力,繼續科普天文知識,創辦了世界小行星日。

而直到現在,71歲的布萊恩梅,仍然在繼續著自己的傳奇。

在《波西米亞狂想曲》拍攝結束後,他又回到了自己酷愛的搖滾和天文之中。

是世界頂級的搖滾巨星,也是業內知名的天文學家。

是充滿才華的叛逆少年,也是被女王加冕的大英帝國CBE勳爵。

這樣的故事,真的也是值得拍成電影的傳奇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