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即出櫃!韓國第一個敢承認取向的愛豆是他!

這個月底,剛滿23歲的韓國新人歌手Holland,就要發行最新同名迷你專輯了。這幾天,他一直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宣傳,放出了好幾張充滿夏天感覺的宣傳照。

(圖源:IG)

白皙的皮膚、瘦高的身材,充滿韓式風情的style,嗯?韓國歌手那麼多,這位“小鮮肉”有什麼不同嗎?Holland,非常不同。

(圖源:IG)

他去年1月22日出道,發行了名為《Neverland夢幻島》的單曲,同時也放出了MV。清新的畫面、柔美的曲調,但故事的主人翁,是兩位年輕的小哥哥,其中一位就是歌手本人。

MV裡,兩位小哥在海邊沙灘手牽手,一起遊玩一起喝啤酒,最後也有在臥室親親抱抱的畫面。這個被打上19禁標誌的影片一播出,立刻在掀起了熱議。

Holland,成了韓國第一個以LGBT身份出道的愛豆歌手。

(圖源:youtube)

在異性戀愛豆們因為一點點戀愛的新聞,都能被粉絲撕到難以承受的韓國娛樂圈,竟然有人敢主動公開自己的取向,並在影片裡直接表現出來。

(圖源:IG)

這幾天為了新專輯的宣傳,Holland又放上了和另外一位小哥哥拉手擁抱的拍攝照片。這位歌手究竟是何方神聖?這麼“敢”的背後,又是為了什麼?

(圖源:IG)

原名高太燮(xiè)的Holland,從小就知道自己是個“不一樣的人”。他性格靦腆,整個少年時期都把精力投入到了藝術和音樂中。

(圖源:IG)

不一樣的,不僅僅是性格。上了初中,開始發育的太燮更加確信了這一點。他暗戀上了自己的好友,但也明白,在男子學校的環境裡,這些暗生的情愫只能壓抑著不能說。

(圖源:IG)

彼時的韓國娛樂圈,根本找不到和他一樣的人物。第一個在電視上出櫃的藝人洪錫天,2000年宣佈取向後,不僅被傳媒和民眾封殺,還收到了死亡威脅,自己也一度想自殺“謝罪”。

(圖源:koreaherald)

2007年上映的電視劇《咖啡王子一號店》,如果孔侑愛上的“假小子”,不是剪著短髮的女演員尹恩惠扮演的,這部展現了銀屏上為數不多“同性之吻”的愛情故事,可能會收到完全相反的惡評。

(圖源:tumblr)

許多觀眾把這部電視劇視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作品,可基督教、天主教、佛教、薩滿教信眾分佈全國的韓國,對同性之愛的唾棄,幾乎不容置疑。

孔侑和尹恩惠的電視劇播映不到一年後,2008年的10月7日,向大眾公開取向不到三年的演員金智厚,在首爾的家中上吊自殺,走完了23年的短暫人生。因為公開自己的取向,他不僅失去了很多工作機會,在生活中和網絡上,都遭受了無盡的謾罵。

(圖源:koreanherald)

當一個“不一樣的人”,在歐美相對自由的文化環境裡都十分困難,在保守的韓國,這一點,無疑是致命的。

剛滿12歲的太燮Holland,很早便明白了這一點。可“不一樣”,並沒有讓他退縮。去年出道後的採訪裡他說:“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錯的,我一直堅信自己沒有錯。”

(圖源:IG)

但這份信念,面對自己的“祕密”曝光後,仍然讓他的青春期充滿了淚水。

“是我先告白的。”

太燮上高中的時候,向喜歡的男生表達了愛慕。對方禮貌地拒絕,說著理解他,道歉完漸漸疏遠了。可讓他做夢都沒想到的是,沒過多久,自己喜歡男生、告白失敗的消息傳遍了高中,他的“祕密”被人知道了。

(圖源:IG)

“親近的朋友們變成了傳播祕密的人,他們從我的朋友變成了侮辱我、欺負我的人。我不敢跟父母說,也沒有任何朋友出面安慰我。電視上也沒有和我一樣的人,那段經歷,挺難的。”

(圖源:IG)

十年後,22歲的青年說起自己曾經的經歷,眼眶還是有點紅。“但就算那種時候,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有錯。”

(圖源:IG “不是你的錯”)

沒有錯的太燮,高考後上了首爾藝術大學。身邊的朋友換了一波,開放的環境和氛圍裡,他邊打工邊做音樂,希望能夠被人看見。

“我見了很多公司,寄了很多音樂demo,代表們很喜歡,紛紛聯繫我。但一聽到我的取向,並且不打算隱藏的時候,全都不再理我了。”

(圖源:IG)

沒人理,那就自己來吧,反正也一直這麼獨自走過來的。他給自己改了藝名,Holland荷蘭,世界上第一個同性結婚合法的國家。

(圖源:IG)

寫曲、撰詞、編節奏、買器材、拍MV,Holland一手包辦了所有的創作。很多歌迷說,他的曲子談不上覆雜,歌聲談不上驚豔,甚至連MV也有些太小清新,但至少,他很勇敢。

(圖源:IG)

《夢幻島》單曲和MV一放出來,Holland當天就竄到了韓國國內榜單的第一名。同性身份,成了他再也甩不開的標籤。

這一天,也是他的父母第一次知道兒子取向的日子。“其他都沒什麼,惡評、爭議我不在乎。但面對父母,我是獨生子,怎麼都有點愧疚的,害怕他們受到壓力。”

(圖源:IG)

但一天超過一百萬的MV點擊率,完全出乎了Holland和父母好友們的意料。他在歌詞裡寫的“我用自己的方式過一生,這就是我,少年時的夢想跟隨我到未來”,感動了很多人。

(圖源:startv)

很多粉絲在他的MV和採訪下留言表達了支持:

“保護他!他靠自己完成了所有創作,《夢幻島》的MV拍的太好了!(鼓掌”▼

(圖源:youtube)

“我會一直把他當作自己的本命,因為他不遮掩自己,是獨立藝術家。這才是我們該支持的藝術家。他在一個內心狹隘的社會裡做著進步的工作,教會那些人美麗沒有標準,藝術能創造最高的美麗。他是我想在韓國和世界看到的改變。”▼

(圖源:youtube)

巧的是,去年9月,紅遍全球的韓國人氣組合BTS,在聯合國做了演講。

他們在發言裡說了這樣一段話:“你的名字是什麼?什麼讓你激動讓你心臟跳動?告訴我你的故事,我想聽到你的聲音,我想聽到你的告白。無論你是誰,來自哪裡,是什麼膚色,有著什麼樣的取向,請發出你的聲音。找到你的姓名,通過表達自己找到你的聲音。”

(圖源:cleo)

上週,Holland在採訪裡說:“我很感激前輩們,從韓國最具代表性的組合之一的口中說出這些話,並不容易。他們在那樣重要有影響力的場合做出那樣的演講,真的很了不起。”

(圖源:ig)

《夢幻島》後,Holland又接著發行了兩張單曲,都收到了不少好評。但直到現在,他都沒有經紀人和公司,也沒有在主流媒體上露過面。可這一切都顯得不再那麼重要。

我們知道,在韓國音樂圈的一個小角落,Holland找到了自己的一個小小的位置,可以發聲,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並得到人的欣賞,不再只有罵名纏身。

(圖源:IG)

就像他剛出道時說的:“我沒有在電視上看到過和我一樣的人,所以現在我想成為那些迷茫的朋友們能夠看見、能夠尋找到安慰的公眾人物。我們並不孤單,這不是我們的錯。”

(圖源:IG)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