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人死亡,還嘲笑中國禁飛,美國波音到底要嘴硬多久?

又一架波音737 Max出事了。

就在北京時間前天,美國西南航空公司的一架737Max起航後,飛行員發現二號發動機過熱失去控制…

西南航空的737Max(圖源:NEWS.COM)

飛行員和塔臺的通話:“我們剛剛失去了我們右邊的那臺發動機,我們已經進入緊急狀態.”

(圖源:CBS)

幸運的是,飛機憑藉剩下的那臺發動機成功降落。這也是大型客機至少需要兩臺發動機的原因——當一臺發動機失靈的時候,至少還有另一臺可以依賴。在客機設計上,這種【給意外留有冗餘空間】的思想非常重要。

這臺出事的737 Max並沒有攜帶乘客。自從本月10號埃航事故以來,全世界大多數國家都已經禁飛這種型號的飛機。昨天,西南航空是想把這架飛機飛到自己在加州的基地,與其他34架737 Max匯合,等待禁飛令的取消。

西南航空禁飛的737Max整整齊齊排在一起

這起事件,應該是給正在旋渦之中的波音公司又一個警醒。

可是就在今天,波音副總裁Mike Sinnett依然在國會聽證會上,極力保證737 Max的安全性。

圖:波音和美國空管局為737MAX辯護

“737是一架安全的飛機,”Sinnett說。“737家族是安全的,737 Max基於了我們近50年來的安全歷史…”

圖:波音總裁向遇難家屬表示慰問

至於那兩起發生在印度尼西亞和埃塞俄比亞的空難,波音解釋說這並不是飛機本身設計的問題,而是多種因素一同作用的結果。

紐約時報甚至報道說:飛機失事的原因可能是飛行員缺少訓練、亦或是糟糕的地形對飛機造成影響…

圖:遇難的埃航駕駛員,他擁有豐富的駕駛經驗,此前沒有出過任何問題

總之,波音拒絕認錯,並且他們還認為:現在對波音飛機的禁飛令,是不合理的。目前仍然沒有可靠證據證明737Max有任何安全隱患。

應該讓737 Max儘快解禁…

(圖源:Mau Post)

兩架飛機墜毀,346人死亡,任何有基本常識的人,都會對737Max的安全性產生懷疑。

737Max自2014年推出至今大獲歡迎,已經在全世界拿到了4700多個訂單。而這些訂單,現在都面臨取消的危險。更何況,其後還有相同定位的空客A320 Neo對客戶虎視眈眈。波音公司現在極力反駁、極力推卸責任,則完全出於利益的考慮。

(圖:獅航的737Max)

這也是為什麼,在空難剛發生的那幾天,波音用盡了自己在美國的政治影響力,希望能夠避免737Max被禁飛的命運 …

一個小常識:美國是一個商本位的國家。企業,尤其是波音這樣的巨型企業,對政府的影響力是無與倫比的。

在3月11日,埃航客機,墜毀以後的第二天,中國民航局就作出決定:停飛所有737 Max,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禁飛737 Max的國家。

圖:中國首先禁飛737Max,預示著對美國民航霸權的挑戰

然而就在同一天,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卻表示:目前沒有任何數據能得出結論證明埃航事故與去年10月獅航事故具有相似性,波音737 Max機型仍然適航。

美國運輸部長趙小蘭:“我希望大家放心,我們會非常嚴肅地處理這些這些事故和意外。”

趙小蘭(圖源:Marketwatch)

這裡不得不說美國政府的邏輯實在太歪:一架飛機的失事可以說是偶然,但說兩架相同型號的飛機在幾個月內接連失事也是偶然的話,這個概率也太小了。

所以以“尚不明確原因”而不禁飛,實際上就是在拿乘客的生命做賭注。對一個負責任的國家來說,即便事故原因不明,只要存在飛機安全隱患的可能性就應該採取措施。

(圖源:SCMP)

隨後,美國媒體和政府開始大肆抹黑中國的禁飛舉措。指責中國實際上是藉此對美國進行貿易戰,禁飛是一個政治舉措,而不是出於安全。

最讓人感到憤怒的,是美國CNBC電視臺的記者,在報道中國禁飛737 Max的時候放聲大笑,眉飛色舞地說著中美貿易戰的話題,嘲笑中國的“伎倆”。

網友評論:這不是貿易問題,這是人命的問題

那個笑聲實在太不合適了。有人死了啊!

我去,這為什麼和貿易戰有關?這些主持人和他們的家人應該去坐一坐那架飛機。

但全世界大多數理智的國家還是跟隨了中國的腳步。從3月12日起,新加坡、馬來西亞、英國、德國等國都不顧美國發出的壓力,先後禁飛了737Max。

華盛頓郵報:中國禁飛737 Max讓世界其他國家也加入了進來

與此同時,波音則繼續聲稱“對飛機的安全充滿信心”。

在12號晚些時候,美國運輸部長趙小蘭為了展示對波音公司的信心,親自搭乘737Max從奧斯汀前往華盛頓。

但在此時此刻,這些行為都顯得蒼白無力。

衛報:許多國家加入禁飛行列,美國與波音承擔著巨大的禁飛壓力…

在3月13日,美國民眾終於開始發現問題: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都禁飛了波音737Max客機。那些政府沒有採取行動的國家,比如南非,航空公司也都自行禁飛了737Max。唯有美國仍然在使用。

部分國會議員開始質疑聯邦航空管理局不禁飛737Max的決定:你們到底是為波音服務,還是為老百姓服務?

當天下午,特朗普終於在電視講話中宣佈,停飛737Max。至此,美國成為了最後一個停飛737 Max的國家。

圖:川普宣佈禁飛737Max

同日,波音股價大受影響,大韓航空宣佈暫停引進737Max,俄羅斯政府建議航空公司購買本國的MS21客機取代737Max…

事實證明,中國的禁飛決定是非常明智的。

自3月10日墜機事件發生以來,越來越多的專家、前飛行員、前波音員工出來發聲,基本確定了:事故的主要原因,是737Max本身的設計問題。

(圖源:Washington Post)

而且波音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這個的存在,尤其在去年10月印尼獅航墜機事故以後,對墜機的原因已經心知肚明。但為了飛機的銷量,卻一直沒有公佈。

問題的關鍵,就是737Max新裝上的的“操作特性增強系統”MCAS。

737Max採用了和老款737不同的新式發動機,而這款發動機被安裝在了機翼更靠前的部分。但整架飛機卻沒有對這種變化進行重新設計,這就導致了737Max很容易在某些飛行情況下機頭上仰。

(圖:普通737(左)和737 Max(右))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波音給737Max裝上了MCAS系統。這個系統會在飛機機頭上仰的時候,自動調節737Max的尾翼,把飛機向下拉。而這個系統能不能啟動,取決於飛機安裝在機頭的兩個氣流傳感器:如果其中一個傳感器發現氣流有問題,就會觸發這個系統。

(圖:機頭傳感器)

(圖:調整尾翼向下飛行)

理論上看起來很有道理是吧?但這個系統存在著無數的安全問題:

MCAS的觸發完全取決於機頭上的傳感器。傳感器一旦出現故障,就會錯誤觸發機制,使得飛機往下飛行。也就是說這個設計沒有給意外留有冗餘。MCAS是全自動的,當飛機突然向下飛行,飛行員會下意識認為是外部原因,而不是飛機系統的問題。這讓飛行員很容易誤判形勢。也是最重要的,波音給與飛行員的培訓中完全沒有提到這個新系統。因為他們覺得這個系統無需人為觀察和操作。

(圖:兩枚處於機頭的傳感器)

就是這樣一個漏洞百出的操作系統,卻通過了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測試。

原因?空管局因為經費不足,讓波音自行檢查737Max的大多數部分,自己只檢查“關鍵”部分。更何況,波音是美國大飛機的獨角獸行業,空管局乃至政府部門,都擠滿了波音的前員工…畢竟除了他們,也沒有人比他們更懂飛機了。

波音工廠 (圖源:Kentucky Today)

在獅航和埃航的事故中,都是MCAS對飛機飛行情況進行誤判,自動讓飛機向下飛行。而機組成員則不斷和飛機操作系統搏鬥,試圖奪回飛機的控制權…

美國空管局的工程師說,在波音的邏輯裡,兩起事故的主要原因是駕駛員操作失誤。因為他們沒有在那時按照波音的緊急操作手冊行事。如果你讀了操作手冊,你會知道如何再緊急情況下關閉MCAS。

是啊,在那樣晃動顛簸的40秒裡,要機組人員去讀厚厚的操作手冊…

(圖源:ariane design)

事實是,波音的所有動機,都出於利益:

不告知飛行員MCAS的存在,是為了縮短培訓流程,為了省錢。

知道問題的存在,不告知航空公司,是為了避免禁飛影響銷量。

出事以後依然不承認錯誤,就連運輸部長都“主動”為它站臺,還是為了賺錢。

安全在他們眼裡,只是可以妥協的一個東西。

(圖源:IAN)

而美國讓一個壟斷企業自己審查自己,是在把人民的安危拱手讓給了唯利是圖的商人…

所以,對於國外大客機的引進,我們一定要做好二次檢查,而不是迷信波音的質量和美國空管局的權威。

中國對737Max的禁飛,顯示了對國民安全的責任;以及我們國家對航空安全領域的自信。

畢竟,我們也是可以造大飛機的國家了。

(圖源:Economics)

昨天,在事故發生18天后,波音終於宣佈,儘管737Max是安全的,他們還是更新了飛行操作系統,優化了MCAS。

但這個更新,還是來的太晚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