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女孩被姦殺,他們卻這麼說……

“16歲少女被綁,做xingnu24天!!!”

真的,“惡魔在人間”一點都沒錯!

最近,同樣改編自類似案件的一部劇,也在網飛(Netflix)正式上線了。

2012年12月,震驚全球的“印度黑公交案”發生。

一名女子誤上一輛黑公交之後,遭到包括司機在內的六人輪姦施暴,最終醫治無效死亡。

隨著媒體的大量報道,此案在全球範圍內都引起了軒然大波。

而這一部新劇,披露了更多當時的細節,看得十分糾人心。

片名則是用案發地點命名——《德里罪案》

《德里罪案》沒有把重點放在案件的發生過程,而是轉向了當時的辦案警方。

整部劇由主人公女副警務處長瓦爾迪卡的視角展開,對於案發後抓捕犯人重點描述。

首先,將時間撥回到案發當天的10點。

瓦爾迪卡參加姑姑的生日會,意外得知女兒已經被多倫多大學錄取。

對於女兒一心想要出國,離開德里,離開印度,瓦爾迪卡十分的氣憤。

在她看來德里,有在一天天的變好和進步,不允許女兒出國讀書。

但女兒卻表示,她沒有辦法一個人深夜出門,坐地鐵會受到男性的挑逗……

德里的一切都讓她受夠了,她覺得這裡落後又骯髒。

兩人爭持不下,最後同意如果瓦爾迪卡可以用三週的時間證明德里在變好。

女兒就會考慮留在德里,不出國讀書。

但就在這一天的夜裡10點,震驚全球的“印度黑公交案”發生了……

一個迪皮卡的女生和男性好友看完電影后回家,因為沒有直達的公交就做了摩托三輪車。

到了穆尼爾卡公交站,誤上了一輛黑公交後,發生了一系列慘不忍睹的情況。

剛想給女兒證明德里也很好的瓦爾迪卡,面對如此惡劣的事件她必須立馬破案證明。

在劇中,爆表的霧霾,擁擠的交通,落後的設施你隨處可見。

就連警察局的狀況同樣捉襟見肘,時不時就因為欠費整棟樓停電。

更重要的是警力的嚴重不足,這導致很多警察24小時連軸轉後工作狀態極差。

顯然,在我們國家算是體面工作的警察,在印度可能想給妻子買盤藥都有些難。

但好在,瓦爾迪卡作為副警務處長能力十分出眾,又看人十分精準。

手下的幾名干將紛紛聽她的派遣,對於在逃犯人的抓捕連夜進行。

原本封鎖消息的此次事件,不小心卻走漏了風聲,早就對警察局管理權覬覦已久的首席部長開始行動。

他利用電視臺引導輿論,對於警方將受害者放置半小時的做法進行抨擊。

而當媒體介入後,一切就慢慢開始了變味。警局外面聚集了很多群眾,開始對於警察的瀆職抗議。

遊行示威越來越壯大,幾日在警局前沒有效果後,開始向印度門總統府轉移,逐漸演變成動亂。

而實際情況則是,所有負責此次案件從大到小的警官,都沒有合過眼回過家。

瓦爾迪卡帶領著大家抽絲剝繭,將一個個犯人帶回審問。

幾位部下也是各顯神通,克服諸多的困難。將六名罪犯全部緝拿歸案。

示威遊行也在首席部長兒子被警察救助後,荒唐的草草結束……

《德里罪案》對於當時案件的情況並沒有做過多的描繪,但哪怕只是一點點依舊聽起來後背發涼。

這位叫迪皮卡的女孩遭到了六名男性罪犯的集體施暴。

他們毆打她,強暴她,更有甚者將鐵棒插入她的陰道和肛門,用手將她的腸子拉出體外……

而慘絕人寰的施暴者對於這些居然毫無悔意,甚至感到自豪。

劇中將一切的“帶頭人”定為司機賈伊辛格,在妻子過世以後,他變成了看到男女親熱就會發瘋的變態。

自己也是殘疾人的賈伊辛格,對於這個世界並不存在任何的憐憫之心。

審問過程中,甚至表示“這樣的女孩就該死。”他從不會想到,對迪皮卡來說,這一切比死亡更殘忍。

也許,是怕觀眾們難以接受。編劇給其他幾位罪犯安排了一些悔改的戲份,他們也會對家人感到抱歉等等。

但該劇最殘忍的地方,不就是來自真實事件的改編嗎?

相較於《印度的女兒》這一部BBC的紀錄片來說,《德里罪案》加入了更多的政治、媒體、權利等內容。

從一開始因為政治爭奪,到後來媒體輿論的煽動,對於整件事情同樣起著關鍵性作用。

利用案情的部分內容斷章取義,將警察樹立成懈怠工作的形象。

加上“黑公交案”的敏感性,煽動群眾們的情緒簡直輕而易舉。

隨著時間的流逝,群眾們也從一開始的尋求正義,到後來的要求警察集體受罰。

遊行也從一開始督促辦案的發聲方式,演變成最後的尋恤滋事打雜動亂。

不知道從哪一刻開始,人們要的不再是答案和真相,而是情緒得到充分的發洩。

沒有人關心案發後的警察到底在幹嘛,或許就算知道了也不願意相信吧。

而這群所謂的“正義使者”,在破案之後又都在哪裡?

年初一個女孩遭受到了和迪皮卡相同的遭遇,罪犯們用碎的啤酒瓶對她實施了輪姦。

但因為警方儘量封鎖消息,至今無人問津,這就是所謂的“正義”嗎?

一群人心中高舉著正義的聖旗,卻又滿面紅光走向了另一種罪惡。

人走茶涼後,現在看來也真是唏噓不已。

編劇處理這一敏感事件的時候還是十分理智的,沒有要照顧大眾輿論故意煽情。

對於六位喪心病狂的罪犯來說,誰都想讓他們受到該有的懲罰。

但如果罪犯落入到,煽動之後的群眾手裡後果是不可想象的。

換個角度來說,警方的抓捕是在“救”他們。

而一些初級警察對他們做出侮辱性行為的時候,瓦爾迪卡也是及時的禁止。

她表示,作為警察的職責是捉拿壞人,並保證他們的安全直到將他們帶上法庭。

究竟他們會得到怎樣的一個懲罰,這是法律應該做的事情。

而此案最小的罪犯蘇努未滿十八歲,雖然冒著被翻案的可能。警方還是將其以未成年的身份收監。

最終4名罪犯被判死刑,蘇努則在青少年拘留中心服刑三年後得到釋放。

我們先不說,這條法律的正確性。但確實,蘇努得到保護是符合當時法律的不是嗎?

也許,作為常人我們很難在遇到這樣的事情時,保持理智。

所以,作為警察就需要拋開一些世俗的情緒,為正義主持也需保護罪犯。

印度這個國家是一個矛盾共同體,落後與進步並存、貧窮與富貴共生……

所帶來的社會問題也是層出不窮,一切都好像得不出答案。

但還是希望類似事件不再發生,好人一生平安。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