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完善的日本動物愛護法,7年間殺害了上萬隻小生命…

每30只在寵物商店販賣的貓、狗中,就有一隻要面對被處理掉的命運。

2015年,全日本在寵物交易中被‘處理’掉的貓狗數量為25000只。

這是2017年,日本東洋經濟刊登的調查數字。

愛寵人士增多而發展出的龐大寵物交易規模,交易流通過程中3%的非正常寵物死亡率…25000只被處理掉的寵物背後,是整個寵物行業的非法流通…

要追溯寵物市場的問題,還要從7年前說起。

7年前,日本通過了“動物愛護法”的修訂。伴隨著條文生效,對流浪/遺棄貓狗的處置,也由原來的控制生育與捕殺,變為“在控制生育的基礎上,提倡零捕殺”。

得益於此,全國範圍內對貓狗的捕殺數量逐年降低。

而追求“零捕殺”,卻帶來了全新的問題。

各類動物收容組織因此壓力加大,“零捕殺”的努力實施,造成了收養空間減少,進而影響流浪動物的收容現狀。

在法律條文更改前,正常的交易環節是伺養者→寵物市場→顧客,寵物市場容納不了的寵物,會交由相關收容組織進行“處理”。

而如今,收容組織追求“零捕殺”,收容壓力增大,無法再接受來自寵物店的“多餘”寵物。

那麼這種壓力該怎麼減輕呢?在控制捕殺的基礎上,減少流浪/遺棄貓狗數量的最佳方法,無疑是控制生育。

逐年發展的寵物交易市場,在控制寵物生育方面,也理應有著完善的規則。

但事實並非如此。為了經營利益最大化,部分寵物營業者非但沒有控制繁育數量,反而更頻繁、更大量地繁育寵物。

一頭是推行“零捕殺”造成的死亡數降低,一頭是利益驅使下瘋狂繁育造成的出生數升高,兩種因素交匯,讓流浪動物的收容變得更加艱難。

在這種艱難之下,催生了一種全新的“職業”——個人領養者。

領養者以個人身份收養寵物市場上“多餘”的寵物,緩解了寵物市場的壓力,也緩解了正規收容所的壓力。

個人領養者的加入,似乎讓整個流浪動物的收養體系變得更加完善。

而真實的情況是,個人收養者為動物提供的條件,幾近於虐待。

不僅如此,個人領養者的入局,讓寵物市場可以肆無忌憚地繁育寵物——反正多餘的寵物,可以交給收養者來處理。

而個人領養者自身也可以用手裡的動物來繁育、盈利,可以說是“兩全其美”。

於是,在寵物市場的部分無良經營者和個人飼養者之間,就形成了以下對寵物的“暗中處置”:

培養特定的“繁殖犬”,讓其不斷生育。

為了削減預算,將繁殖動物長期養在狹窄髒汙的環境中,病症明顯、不能生育後直接“處分”掉。

大量繁殖出的貓、狗等動物,過了人氣最高的幼年期依然沒有賣出去,直接“處分”。

身體狀況不佳,被視為殘次品、不良品,被拋棄或處分…大量生產,大量遺棄,像是對待便利店的過期食品…

而這一切,隨著愛寵人士的增加、市場規模的擴大,愈發猖獗…

於是更多本應不必出生的動物,被送入了二氧化碳室,等待“處理”。

它們的行動漸漸慢下去,在狹窄的小空間內死去,一生都活在,也死在無良繁育者的安排之下。

至此,我們再回顧一下整個寵物市場的暗中交易:

1.法律提倡“零捕殺”,造成正規收容所壓力過大2.正規收容所壓力過大,無法幫助寵物交易市場消化“多餘”的寵物3.個人領養者入局,幫助寵物交易市場消化“多餘”的寵物,同時減輕正規收容所壓力4.個人領養者私下繼續繁育寵物,售出盈利5.有了個人飼養者這道“保險”,寵物交易市場也不再控制繁育率,反而加大繁育量6.繁育量進一步大於死亡量,寵物交易市場和個人飼養者一邊過量繁育,一邊過量處理不需要的貓狗

這也就造成了我們開頭所說的情況——2015年,全日本在寵物交易中被‘處理’掉的貓狗數量為25000只。

這25000只寵物,是本應該不必來世間體驗折磨,再默默無聞死去的寵物。

在收容流浪動物已經難上加難的今天,為了最大化利益,仍然有人在過量繁育寵物,並把超出需要數量的寵物殺掉。

這種雪上加霜的瘋狂,讓人難以置信。

社交媒體上已經有網友開始宣傳、呼籲,希望今年的動物保護法律修訂,能關注到這個角落的問題。

一天之間這份呼籲已經有了5萬的轉發量,而且這個數字還在繼續上升。

流浪動物的處理一直是道難題,合理絕育、收容、捕殺、甚至追求零捕殺,無論是否合理,都是各國嘗試解決問題做出過的努力。

但一邊繁育多餘的寵物,一邊把多出來的寵物處理掉,這種為了利益而人為過量繁育、過量殺戮的行為,絕對不應該合理化。

我們希望,社會的發展和觀念的轉變,能夠讓動物的保護更加完善。

而目前看來,距離這個目標的達成,還有很遠很遠…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