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和脂肪吃愈多心臟病愈少?30年「法國悖論」的奧祕

我在2019-3-6發表飽和脂肪是最好的食用油?》,批評英國廣播公司的一個電視醫生節目用偽科學來鼓勵民眾多吃飽和脂肪。

之後,讀者Andy在臉書回應:有傳聞,法國人經常以牛油塗麵包,豬油來烹飪,但是,心臟病率卻比美國人低。這是甚麼因素呢?

Andy所說的傳聞,事實上是舉世聞名的French Paradox(法國悖論)。有一個網站就叫做french-paradox.net/

法國人經常以牛油塗麵包。 報系資料照法國人經常以牛油塗麵包。 報系資料照

French Paradox這個詞在1987年首次出現在一篇標題為Coronary risk factors. The French paradox的論文。該論文說,相較於美國及其他先進歐洲國家,法國人攝取較多的飽和脂肪,但卻有較少的冠心病。它又說,這個悖逆的現象可能是由於法國人喝較多的酒,而酒似乎對心臟有益。

由於這篇論文是用法文發表,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多關注。五年後(1992),又有一篇類似的論文用英文發表在重要的醫學期刊Lancet,而這下子French Paradox就開始引起全球關注。這篇論文的標題是Wine, alcohol, platelets, and the French paradox for coronary heart disease。它也一樣提到,法國人喝較多的酒也許可以解釋這個悖逆現象。

請注意,這篇論文所說的酒,是alcohol,也就是酒精。但是,到了隔年(1993),另一篇論文卻表示,紅酒裡的酚類物質具有抑制低密度脂蛋白氧化的功能,所以也許可以解釋法國悖論。這篇論文的標題是Inhibition of LDL oxidation by phenolic substances in red wine: a clue to the French paradox?(紅酒中酚類物質對LDL氧化的抑制:法國悖論的線索?)。

到了1999年,又有三篇論文進一步指出,紅酒酚類中的白藜蘆醇是最有可能解釋法國悖論。

法國人吃晚餐配紅酒,紅酒內的白藜蘆醇是有力的抗氧化物質,能夠抵禦微生物侵害人體。...法國人吃晚餐配紅酒,紅酒內的白藜蘆醇是有力的抗氧化物質,能夠抵禦微生物侵害人體。 攝影/陳柏亨、陳立凱

直到今天,有關白藜蘆醇的醫學論文已經超過一萬篇,而白藜蘆醇補充劑也被吹捧成可以抗老,抗癌,抗心臟病,抗失憶症,抗糖尿病,等等的萬能神藥。但是很不幸的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臨床試驗能夠證實任何一項聲稱的功效。而如果紅酒對健康有益真的是因為白藜蘆醇(每瓶約含5毫克),那你每天就需要喝兩百瓶才能達到臨床實驗所用的劑量。(請看我在2016-9-8發表的《白藜蘆醇的吹捧與現實》

同樣在1999年,有另一篇論文卻認為所謂的法國悖論,根本就不存在。它說,這個“假象”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1)法國的醫療機構低報了心臟病的案例,以及(2)相較於美國及其他先進歐洲國家,法國人是在近年才開始吃高脂肪食物,所以他們的心臟病發生率在還只是在上升中。

儘管如此,20年過去了,一般民眾和醫學界都還是繼續在討論法國悖論,希望能找到一個既可以大魚大肉,又可以長生不老的妙方。有人說,法國人吃較多的蔬果,吃較多起司,或花較多時間享受三餐,等等等。也有人說,法國人有特殊的基因來處理飽和脂肪,或有特殊的基因來轉化酒精成為對心臟有益,等等等。

飽和脂肪酸多的油只有椰子油、棕櫚油、奶油或澄清奶油(ghee)、動物油(牛油、豬...飽和脂肪酸多的油只有椰子油、棕櫚油、奶油或澄清奶油(ghee)、動物油(牛油、豬油等等),以及醜陋的乳瑪琳(反式脂肪酸)。 圖/ingimage

總之,這個所謂的悖論,爭爭吵吵了30年,還是吵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是,毫無疑問的,它是飽和脂肪倡導者的最愛,總是被搬出來“證明” 飽和脂肪對健康有益。只不過可憐的事實是,它到底是真跡還是假象都還搞不清,而縱然是真跡,也肯定只是另類。畢竟,整體而言(全世界),飽和脂肪攝取量是與冠心病率成正比。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網站有一篇2018-1-23發表的Healthy diet,其中有關飽和脂肪的建議是(1)攝取量應低於總能源攝取量的10%,以及(2)盡可能用非飽和脂肪來取代。

當然,建議歸建議,每個人都有權力選擇接受或拒絕。我只是希望“有心人士”不要老是挑一些像法國悖論之類的旁門左道來佐證或鼓吹飽和脂肪的好處。

原文:法國悖論:飽和脂肪越多心臟病越少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